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FF7】It depends. -SC短打

*哇喔上次寫這系列是好久以前......

*V叔是無辜的快放過他(?????







「你堅持?」

「那是當然的。」

「難道就不能再考慮一下?」

「辦不到。」

「……就連一點讓步都做不到?」

「呵呵,你是第一天認識我?」

「太不講道理了!」

「真是謝謝你的讚美。」

Vincent將桌上精緻的金屬罐抱進懷裡,用極其緩慢的動作躺進柔軟舒適的沙發,讓自己還在鈍痛的腹部能夠被事先放好的枕頭好好的支撐。

打開金藍色貝殼花樣的金屬罐,裡面是來自Marlene的慰問品,相當精緻的手烤小餅乾,還特地做成了小狗和小陸行鳥的樣子……想來或許是Yuffie提供的點子。

「真是夠了!」遠處在餐桌旁爭執的兩人終於將音量提升到有些惱人的程度,Cloud氣急敗壞地將馬克杯用力的砸在光亮的桌面上,「你到底要任性到什麼地步才滿足?」

能夠這樣當著面罵星球敵人『任性』……Cloud也成長了呢。

Vincent心中湧起一股仿佛老父親的感慨,並且吃了一口小餅乾。嗯,巧克力味兒的。

「我想你不懂你的要求到底有多麼不合理又毫無意義,Cloud。」Sephiroth放下玫瑰金色的瓷製咖啡杯,無比優雅地用同樣低沉的嗓音對氣到頭髮都要多翹10公分的對象進行安撫,「讓我直說吧,你現在立刻拿起電話連絡你的任何一位可有可無的友人將他帶走,在今天的太陽落下以前,你所提的每一個要求和困難就都迎刃而解了。」

「他們根本不可能在半天之內趕到這裡!Tifa他們沒有足夠快速的交通工具,有飛空艇的Cid也沒辦法那麼快從火箭村過來。」深深吐出一口氣,Cloud的音量突然之間切換回正常,似乎是刻意壓抑下來的,又或是……不想被他聽見?

很可惜,前塔克斯的耳朵可不是一般的靈敏。

「而且……是我們害Vincent受傷的……怎麼能好意思請別人幫忙照顧他。」

喔,原來是因為內疚。

稍微側過頭看了一眼餐桌邊的Cloud,那頭金髮看起來都要垂下來了。

說實在的,Vincent完全不覺得Cloud有內疚的必要性,要說對不起的應該是他自己才對。

「他的傷是他咎由自取,你沒有錯。」Sephiroth高傲的說道,毫不在意遠處的Vincent聽不聽得見。

……是這樣沒錯,但從你嘴裡說出來怎麼就那麼讓人不舒服呢。

Vincent的確有錯,但他不是故意的。Cloud也的確沒有錯,他當下做的完全是正確判斷。就是因為兩個人都有錯又沒有錯,所以現在才會變得很尷尬。

「你根本沒有資格說!」遠處的Cloud再度提高音量。

沒錯。Vincent吃下第五片小陸行鳥餅乾。

在場三個人當中,唯一不會感覺到尷尬的就是Sephiroth,因為要說到真的錯的是誰時,他實在難辭其咎。

「他只是幫忙送東西過來給我們!你竟然拿著正宗出去迎接,到底是哪個星球的待客之道?」氣得都快站起來的Cloud看起來說的自己頭都痛了,「看到你這種樣子誰都會以為你又……你明明就可以解釋!你只需要開個口說幾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開打!」

「那位吸血鬼的攻擊方式很有趣,我一直想試試看。」Sephiroth的目光有意無意地朝Vincent掃過去一眼,「而且,給他最後一擊的是你,我可沒有朝他肚子投擲武器。」

「那還不是為了阻止你……!」

「從頭到尾我都沒想過要取他性命,是沒有判斷清楚情勢的你的錯。」

……手裡的小狗餅乾掉回金屬罐,Vincent不得不承認他剛剛有半秒的時間差點要拔槍了。

Cloud的樣子似乎是徹底沒轍,他無力的扶著額頭痛苦的低吟。

「話說回來,這棟宅邸能夠使用的房間分明就足夠,你所提出的『整理書房』根本沒有必要。」Sephiroth往後靠在柔軟的椅子上,「三樓的房間可多的是。」

「……Rufus重啟這棟宅邸的時候沒有把所有的房間都整理完,三樓沒有裝設新式的電源,家具也都是舊的,不能用。」Cloud就著扶額頭的姿勢無力地說著,「原本『這裡』就不該有你和我以外的人居住,當初是這樣『說好的』,你忘了嗎?」

「那是你的交易,與我何干?」冷笑後的Sephiroth停止說話。

Cloud也沒有說話,氣氛異常僵硬。

Vincent躺在沙發上,想著他還能在這舒服的環境裡待多久才會被趕到充滿野獸的森林裡養傷。

「……明明受傷了,讓他睡沙發實在是……」

「我不介意。」趕緊抓住機會開口,Vincent是真的不介意借住期間都睡在沙發上,要知道前神羅資產的這棟宅邸的家具都是最高等級的奢華,這套沙發可比他至今躺過的各種床鋪好上太多了。

他可是睡在石棺裡50多年過啊。

「本人這麼說了。」放下玫瑰金色的瓷杯,Sephiroth勾起一抹不知是嘲諷還是什麼的笑容,「你可以去找毛毯給吸血鬼先生了。」

憤恨地瞪了對方一眼,Cloud起身走上二樓去尋找要提供給Vincent的過夜用品。

大片落地窗外灑落金黃色的陽光,溫暖祥和的讓人無法相信今天凌晨時自己的肚子被穿了一個大洞。

「很機智的判斷。」餐桌邊的星球公敵用他聽的到的音量輕輕說道,「我可以多容忍你三個小時。」

「……」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傷口已經大致黏合起來了,只剩下臟器的復原和骨頭復位……估計大概不用很久,在這裡好好躺著的話能夠好的非常有效率。「如果我在今天日落後還必須叼擾你們一夜,你會扔我出去嗎?」

Vincent就算在沼澤受重傷也可以找到棲身之地養傷,他這麼問純粹只是想知道現在的Sephiroth會如何回答。當然,能爭取到在這張沙發上多躺一晚就是賺到了。

「It depends。」遠遠的一聲冷笑傳進耳內,「我對於Cloud如果知道有別人在聽會有什麼反應有些興趣,就不知道你是否有相同的嗜好了。」

……我還是快滾吧。







這件事大概是這樣的前情提要:

V叔獲得了任務!幫忙第七天堂的夥伴們送東西給住得很遠的夥伴的C!

糟了!在兩人居住的房子外面遇見拿著武器的S!!!!

怎麼辦?

逃跑    戰鬥←

使用道具  好好談話

判斷S再度想毀滅星球,你選擇了戰鬥!

夥伴的C加入了戰局!

夥伴的C嘗試阻止疑似暴走的S,扔擲了武器!

武器擊中了V!效果十分顯著!


............大概是這樣的事情經過(V:你想過我的心情嗎


评论 ( 10 )
热度 ( 62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