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刀劍亂舞】龍王的翡翠玉 - 俱姥/くりんば

*CWT49無料

*大俱利伽羅x山姥切國廣

*有刀劍破壞描寫

*有本丸襲擊描寫


大俱利伽羅其實有想過這麼一天。

在他第一次和山姥切接吻的時候,他就想過了。

抱著自己幾近斷裂的刀身,看著遍體鱗傷的肉體、周遭越來越熱的空氣、仿佛連天空都要燒裂的火光。

他真的不希望這種想法會實現,但現實非常的殘酷。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時間溯行軍會知道本丸的位置,也沒有人知道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

四個部隊數量的刀劍出門出陣和遠征,餘下的都是戰力尚未足夠的新生刀劍,只有少數早已達到等級上限的菁英留守。

大俱利伽羅是其中一刃,他很早很早就達到了上限,和山姥切國廣是...

【FF7】It depends. -SC短打

*哇喔上次寫這系列是好久以前......

*V叔是無辜的快放過他(?????


「你堅持?」

「那是當然的。」

「難道就不能再考慮一下?」

「辦不到。」

「……就連一點讓步都做不到?」

「呵呵,你是第一天認識我?」

「太不講道理了!」

「真是謝謝你的讚美。」

Vincent將桌上精緻的金屬罐抱進懷裡,用極其緩慢的動作躺進柔軟舒適的沙發,讓自己還在鈍痛的腹部能夠被事先放好的枕頭好好的支撐。

打開金藍色貝殼花樣的金屬罐,裡面是來自Marlene的慰問品,相當精緻的手烤小餅乾,還特地做成了小狗和小陸行鳥的樣子……想來或許是Yuffie提供的點子。

「真是...

真劍必殺失控回來的極化大俱利伽羅失去理智的對山姥切國廣這樣那樣的一個段子。
無頭無尾可是有原梗圖,請走@培培、 

[刀劍亂舞]520

純粹放閃。

  龍紋。
  山姥切的視線範圍內是黑色的龍與小麥色的肌膚,咬在肩胛骨上的痕跡張牙舞爪的昭示了不可質疑的霸氣與威嚴,順著手臂盤旋而下,在龍尾後面的是龍的主人溫暖的手掌。
  他輕輕地伸手摸上眼前的龍,沿著刺青的痕跡、以不打擾到對方的力道描繪著強而有力的龍爪,一下,又一下。
  破曉的光線滿溢在室內,並不完全遮光的窗簾起不到作用,連外頭鳥兒飛翔時劃過的影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的龍也看得越來越清楚,山姥切眨了眨被光線刺激到的眼睛,翡翠一般蒼綠的眼眸泛起水光,在本來就有些紅腫的眼周蓄積起水氣。
  龍忽然就在這時候動了。
  「……你要摸到什麼時候。」大俱利低沉沙啞的聲音傳進還眨著眼睛的山姥切...

【FF7】I'm afraid not. -SC短打

*前陣子放長假+身體破病閒散了好一段時間

*為什麼我寫一寫總是會騎上腳踏車(深深思考

*繁體字和灣家語法到處跑

Rufus固定會在每個月的第一個週一早上八點打電話過來。

作為星球的英雄、曾經自稱的Soldier 1st、全世界唯一擁有Jenova細胞的人……理由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總之Rufus建立了新神羅之後十分積極的邀請Cloud成為他們全新的面孔、形象代言人──就像過去Sephiroth之於神羅的那樣。

這份積極使Cloud困擾,最初的時候每天都能接到至少一通電話(號碼總是沒有重複,他的客戶偶爾也有緊急聯絡的需要,沒辦法完全不接),信箱裡有書信和新神羅在復甦星球生態的正面事業進度報...

【FF7】Let me clarify. -SC短打

*騎了個腳踏車

*感覺會被屏所以上圖


Q:所以S到底在講什麼鬼?

A:沒事,兩個男的早上都搭帳篷了而已。


【刀劍亂舞50題】【自製題庫】

*發完這個我就要專心上班了。(真誠

*基本上是用遊戲正常進行時的大概順序寫的,沒有真的排數字順序是因為每個本丸還是多少有差別,跳著、倒著、刪刪剪剪的寫/繪都無所謂,希望大家用自己本丸玩的開開心心就好:)

*絕大部分的題目都歡迎用自我流解釋,有一百個審神者就有一百種本丸與千百種刀劍男士,對於遊戲設定的各種猜測解讀也都是二創的樂趣所在,請不要惡意攻擊他人對遊戲的自我理解

*有部分比較非官方、黑暗的題目。

*只是突然的:啊!好像沒有刀劍亂舞專用的寫文/繪圖題庫?←動機

*如果早就有了拜託告訴我(。

初始刀
本丸
出陣
初次的勝負
手入
第一位同伴(鍛刀或撿刀)
人類的身體
第一部隊
刀裝
內番
練度
小判
萬屋
景趣
手合...

【FF7】My bad. -SC短打

*當我一轉頭,主管與業務們都去開會,而大BOSS出差一週還沒回來。

*哎呀我怎麼就順手打開了文檔.............

*我真的覺得S講英文會很撩。

*雖然陸行鳥大概不同意(Cloud:。)


拯救星球的現任英雄是不會過著衣食無缺的後半生的。

尤其這個星球正值自體修復的重要時期,居住在上面的人類也在努力習慣沒有魔銧能源的生活。

說實在的,他們能在他買東西時打個折或多送一塊麵包已經幫了大忙。

為了養活自己,也為了讓自己有點事情可做,他選擇用自己的名字立起招牌,在中小型貨品運輸產業幾乎全面斷線的大陸上當起了私人快遞。

開出的價格基本沒有遇過任何怨言,收送貨...

【FF7】No offence. -SC短打

*我應該要專心上班才對

*原本想寫英文來著

*薪水小偷就算了還寫英文????←想法被停止

*啊,可以下班了


張狂的銀色長髮在浴缸裡看起來格外刺眼。

Cloud的臉色在四散的銀色頭髮反射陽光時徹底沉了下去,他捏了幾下眉頭,放下自己的換洗衣物走出浴室。

要找的人在書房。他的書房。

那些銀髮自然的生長在那個男人頭上的時候就像是墜落的銀河一樣美麗無暇,拿著書本閱讀的手指骨結分明,連指甲都修整成完美無缺的圓弧角度,使的被捧在那雙手之中的書本宛如聖經一般高雅。

「Sephiroth,我們得談談。」很不幸的,Cloud並沒有繼續欣賞下去的興致。

男人閱讀著書本的魔銧綠雙眼眨了一下,...

【刀劍亂舞】腦洞【燭姥】

*繁體字

*燭台切光忠x山姥切國廣。

*哨兵嚮導paro

*洗澡的時候突然覺得這設定好帶感所以我就寫了


那是紫藤花一樣清麗優美的存在。

閉著眼睛的燭台切逐漸放鬆了緊繃的五感,周圍的吵雜而繁複的聲音訊號慢慢的退去,唯一能感受到的只剩下撫摸著他額頭的手指。

意識與感官一片空白,這樣很好,什麼都感受不到的狀態非常輕鬆。他緩緩的、滿足的嘆出一口長氣,準備重新迎接充滿刺激的世界。

首先是自己身上的布料與盔甲,洗滌乾淨的布料已經沒有了鮮血的味道,盔甲上的灰塵與髒污也乾淨的不可挑剔。

再來是周圍,夥伴們的呼吸聲、心跳聲、頭髮與衣料磨擦的聲音有秩序的傳入耳朵,按照他...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