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刀劍亂舞】陰沉本丸

*這是一個由大典太光世看世界的故事

*還沒寫完,連作者的話都還沒寫完的還沒寫完 






他聽見了久違的聲音。

鐵塊撞擊的聲音、灼燙的物體放入冷水中壓縮的聲音、金屬清脆的碰撞聲、木材被燃燒時碎裂的聲響、有什麼人低語著聽不清楚的詞句。

而他緩緩睜開了眼。

「……天下五劍之一的大典太光世。雖然名字聽起來很了不起,但就因為這樣一直被封印在倉庫裏,反正誰也不期待我做為一把武器的功用吧?我明白的,所有人都是一個樣。」

聲音從自己的肉體中發出,這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大典太光世眨著眼睛,對於自己為何會突然擁有形體──左手握著的東西似乎還比較親切一些──感到無比困惑。

眼前一名全身罩著灰色斗篷的人類藉由身邊的人的服侍站了起來,看起來並不是十分健康的模樣讓大典太光世除了困惑更加上了擔憂,該不會被召喚也是再次被作為驅逐疾病的刀……?

「切國,交給你了。」披著灰色斗篷的人類從聲音判斷是名女性,沙啞而細微的聲線聽起來非常的虛弱,攙扶著她的人很小聲地回應了些什麼,接著將人類女性帶出房間。

大典太光世默默地矗立在鍛刀房內,一旁的刀匠早已回到紙糊的式神型態跪坐在小巧的木盒子哩,鍛刀爐內燃燒的火焰也緩緩的消散。

 

……被無視了。

實在是無法對現在的情況有更多的認知,大典太光世將剛剛人類女性的行為理解成了對他本人──或者說是本刃──徹底的無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召喚他,但如果又僅僅是為了治癒疾病或驅逐惡靈什麼的就還是算了吧。

像他這樣的刀就應該要被封印起來才對。

正當他自暴自棄的越發陰沉時,鍛刀房的門再度被拉開,回來的是剛剛攙扶人類女性時被稱為『切國』的人。

人類女性離開的現在,大典太光世才突然意識到對方的氣息與自己十分相近,對方也是有著人類形體的『刀劍』。

「剛才真是十分抱歉,主上最近的狀態不好,正式的介紹可能要等今晚之後再看。」眼前的刀劍男士披著有些髒污的白色薄布,穿著有藍色條紋的戰鬥服與冑甲,依稀可以從擋住大部分臉龐的布邊緣看見垂落的金色髮絲,卻幾乎看不到對方的眼睛。「我是這個本丸的近侍與總部隊長,山姥切國廣。詳細的情況由我替主上說明,請跟我來。」

 

政府、歷史修正主義者、刀劍男士顯現化、審神者、本丸、時間溯行軍──

山姥切國廣相當平靜的倒了茶,遞給對面還處在微微混亂狀態的大典太光世,並且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說那麼多話是很容易口渴的。

「你是主上睽違一年左右召喚來的新刀。」嚥下茶水,山姥切國廣用潤過的嗓子再次開口,「我們本丸和其他本丸有些不同……主上對於召喚刀劍男士沒有太大的熱情。」

「既然如此,為何又召喚我?」

「因為身為審神者的責任。」

清雨,這是這個本丸──他的新主人的名字。

作為人類的審神者通常都擁有相當程度的強大靈力,在時間政府開始審神者計畫時,他的主人是第一批被選中並被送到這個時間軸成立本丸的審神者,以人類的時間軸來說山姥切國廣也不清楚過了多久,但他們的本丸已經度過了兩次嚴冬,現在正在經歷第三次。

這位主上和其他的審神者不太一樣,她每天幾乎只固定完成政府規定的出陣、演練次數,也不會像其他審神者那樣天天鍛刀追求靈力強大的名刀名劍,因為在大典太光世出現以前,據說由時間政府劃分的稀有類刀劍男士就都已經顯現,完全沒有依靠任何特殊的加乘。

遠征倒是送的比其他審神者還要勤勞,對於本丸的環境和農田的養護也特別在意的樣子。審神者一般來說用靈力擴建本丸建築物只會發生一、兩次,不到真的不夠空間是不會這麼浪費力量的,但是根據山姥切所言,這位審神者先前每年都會至少擴建一次,最近沒怎麼行動可能是很久沒召喚新刀的關係。

「主上本身非常厭惡吵鬧與壅擠,所以會確保每刃都能有自己的房間居住,生活空間也不會有跟他刃搶佔的必要。」看出了他的不解,山姥切解釋道,「如果有想共用房間的刃,主上也不會反對,這個本丸最不缺的就是空房間。」

 

 

 -出門準備看電影之我回家了再補的TBC-


评论
热度 ( 13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