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FF7】No offence. -SC短打

*我應該要專心上班才對

*原本想寫英文來著

*薪水小偷就算了還寫英文????←想法被停止

*啊,可以下班了



張狂的銀色長髮在浴缸裡看起來格外刺眼。

Cloud的臉色在四散的銀色頭髮反射陽光時徹底沉了下去,他捏了幾下眉頭,放下自己的換洗衣物走出浴室。

要找的人在書房。他的書房。

那些銀髮自然的生長在那個男人頭上的時候就像是墜落的銀河一樣美麗無暇,拿著書本閱讀的手指骨結分明,連指甲都修整成完美無缺的圓弧角度,使的被捧在那雙手之中的書本宛如聖經一般高雅。

「Sephiroth,我們得談談。」很不幸的,Cloud並沒有繼續欣賞下去的興致。

男人閱讀著書本的魔銧綠雙眼眨了一下,表示他正在聽。

「既然你要使用浴室,那麼你就有義務清掃它。」眼前的男人翻閱書本的動作頓了一下,太好了,Cloud差點以為他會裝作沒聽見,「我不想每次洗澡刷牙前還要撈你的頭髮,也不想打電話給Tifa問她該怎麼清理被頭髮塞住的水管。」

「這是房屋太過落伍的問題。」優雅的翻過剛剛停住的書頁,Sephiroth的姿勢甚至沒有移動一公分。

「你住在這間房子裡,你該習慣它的落伍。」Cloud往前走了幾步,超市特價販賣的洗髮精香味從前任將軍的頭髮上緩緩進入他的鼻腔,「而且屋主是我,你連房租都沒繳。」

「喔?」魔銧綠的眼睛從微黃的書頁上離開,Sephiroth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危險的角度,「No offence,但我記得昨晚才剛付現?」

順著現任星球公敵的視線看向自己的身體,隔著黑色背心的遮掩,在Sephiroth看著的地方是一個位置極度曖昧的粉色吻痕。

昨晚最後的記憶就斷在這個吻痕之後。

Cloud感覺全身的血液突然全部往他的脖子和臉聚集起來了,他從來沒這麼痛恨它們的迅速與團結過。

「給我去撈你自己該死的頭髮,Sephiroth!」


评论 ( 8 )
热度 ( 54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