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刀劍亂舞】腦洞【燭姥】


*繁體字

*燭台切光忠x山姥切國廣。

*哨兵嚮導paro

*洗澡的時候突然覺得這設定好帶感所以我就寫了







那是紫藤花一樣清麗優美的存在。

閉著眼睛的燭台切逐漸放鬆了緊繃的五感,周圍的吵雜而繁複的聲音訊號慢慢的退去,唯一能感受到的只剩下撫摸著他額頭的手指。

意識與感官一片空白,這樣很好,什麼都感受不到的狀態非常輕鬆。他緩緩的、滿足的嘆出一口長氣,準備重新迎接充滿刺激的世界。

首先是自己身上的布料與盔甲,洗滌乾淨的布料已經沒有了鮮血的味道,盔甲上的灰塵與髒污也乾淨的不可挑剔。

再來是周圍,夥伴們的呼吸聲、心跳聲、頭髮與衣料磨擦的聲音有秩序的傳入耳朵,按照他的認知慢慢的被大腦接受消化。

感官仍然在擴散,他閉著眼睛也能描繪出本丸玄關的每一根梁柱、每一扇紙窗、每一寸地板的木紋。誰踏著歡快的步伐快速通過了這裡,後面追逐著其他同樣喧鬧的夥伴。稍遠的大廣間內是複雜而飛快的信息錯綜複雜,早餐的味道、碗盤碰撞的聲音、交談笑鬧的聲音和湯水食物的形狀與溫度──

額頭上的手指突然多了幾分力道,意識集中到錯誤方向的燭台切猛然回神。

「光忠。」翡翠一般漂亮的眼睛柔軟的望進他的金色獨眼之中,「沒事的,我在這裡。」

還在調整中的五感受不了過度的感官刺激,燭台切吃力的在協助之下收回自己的精神感知,集中自己飛散的意識回到柔軟而虛無的狀態。

「慢慢來。」額頭上的溫度是他現在與外界唯一的連結,不清不重的觸感能讓他維持自己的理智不致瘋狂,是他在信息的暴風雨中緊抓不放地安全繩索,「我就在這裡,在你身邊。」

閉上雙眼,浮現在眼前的精神圖景是有紫色花朵垂落的橙色夕空。

仰躺著身體,背靠的地面是柔軟的土地,空氣中只有清淡的花香,夕陽燃燒著的色彩鮮艷奪目,紫色的花朵隨風輕輕搖曳。

溫暖的微風徐徐的吹,一頭毛色如雪的豹悠哉的晃著膨鬆的尾巴靠近了他,像是翡翠一樣美麗的豹眼高傲的允許他撫摸上柔順的毛皮。

所有的一切都那麼的柔軟、溫和。

敏感的五感被安撫到的最舒適的狀態,燭台切光忠滿足的勾起唇角。

「謝謝你,山姥切總隊長。」

額頭上的手指輕輕的離開了。

「出陣順利。」





----------

山姥切是本丸最強嚮導
燭台切等哨兵型刀劍在出陣前後都會例行給山姥切調整五感。出陣前就是調整成適合戰鬥的最高警戒狀態並且加上強力的精神屏障,出陣後會把部分感官關閉或是抑制,同時削減屏障到不會影響普通生活所需的感知,讓哨兵刀在本丸時不需要接受太多信息。

跟山姥切一起出陣的話,因為一直都是在最前線面對未知地圖開新戰場的關係,是時時刻刻按照戰場需求調整五感。

本丸幾乎每把哨兵刀都跟山姥切有精神結合。

洗澡的時候我就是一邊想著:啊啊啊好想寫山姥切總受可是好難寫呃呃呃呃呃

靈感之神:何不try try see哨兵嚮導呢?

我:!!!!!!!!!!

嚮導山姥切!!!本丸的大家一堆哨兵!!!!感官調整!!!!!接神結合!!!!!!結合熱!!!!!!!!!!!!

洗澡時的我是天才嗎!?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