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刀劍亂舞】山姥切中心學生paro-三池

*大概是之後會變成本子的備案之一

*三池兄弟,一個憂鬱系一個爽朗系,兩種屬性一次擁有。好可怕。

*灣家繁體與語法到處跑

*雖然說是灣家語法但是學校制度是參照日本.......嗯?這篇沒寫出來?那就算了(欸

*以下有年齡操作:

 -山姥切剛上國一

 -堀川兄弟們的設定之後再講

 -大典太是大學生。至於幾年級?我還沒想。

 -ソハヤノツルキ剛上高一

*↑這傢伙的名字我放棄翻譯,就這麼用吧。




「弟弟?」書寫數學公式的手停在蒼白的練習簿紙上。

大典太光世迎上對面困惑的目光,在短暫的沉默之後才微微傾斜了頭部。

「我沒說過?」語氣中有不易察覺的驚訝。

「應該是沒有的……」皺著眉頭努力思考的山姥切國廣怎麼也無法想起來眼前的人有說過關於他有弟弟這件事。正確來說,自從他們認識以來,他們會進行無關於學業的聊天行為可說是屈指可數。

「ソハヤノツルキ。」大典太緩慢的語調拉回山姥切神遊的意識,對方放在筆記型電腦鍵盤上的手指輕輕敲出有節奏感的打字聲,「他今年剛考上第一志願……第一年強制住宿,所以很久沒回來了。」

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有聽進內容,山姥切將重點擺回眼前的數學題冊,雖然只剩下一些題目,但是既然大典太提起自己的弟弟今天要回到這個公寓度過假日,他最好還是別佔用難得兄弟相處的時間才好。

「切國,你有聽見嗎?」

「呃?」苦惱於最後一題該套用什麼公式的山姥切抬起頭,大典太不知何時蓋上了筆記型電腦改而握著最新型的智慧型手機,「抱歉,您剛剛說了什麼嗎?」

「……」靜靜的盯著山姥切的臉龐,大典太握著手機抿了抿唇,正打算再度開口的時候,玄關傳來電鈴的聲音。

「光世大哥!」還背著背包的高大金髮青年蹦跳著抱住起身迎接的大典太,後者發揮超群的反應神經和(聽說)有固定上健身房的身體能力硬是扛住了至少有一米八的重力加速度的物體衝擊力。當然前提是你要忽視他在那瞬間發出的悶哼與咳嗽。

「ソハヤ,歡迎回來。」摀著胸口的大典太將弟弟放回地面,山姥切這才看清楚ソハヤノツルキ的相貌。

說實在的,第一眼完全看不出來和大典太光世是血脈相連的親弟弟。

張揚的金髮、殷紅的眼睛,全身上下都像是個運動系的青年臉上是開朗到可說是燦爛的笑容,和總是陰鬱著一張臉、微笑的機率比中樂透還微小的大典太光世站在一起,那強烈的反差甚至讓山姥切一瞬間頭暈目眩了起來。

……但是都非常的好看。

審美觀自認還算不錯的山姥切出次見到大典太的時候就忍不住有著『要是他多笑一下肯定會很受歡迎』、『要是沒有駝背的話就會更加亮眼了』等等對於大典太不注重外貌的殘念。

ソハヤノツルキ的相貌幾乎不必多說,高挑健壯的身材、陽光燦爛的微笑和奪目的爽朗外觀,在學校肯定是追求者眾多的風雲人物吧。

「你就是光世哥常說的切國?」拉下掛在肩膀的背包,ソハヤノツルキ從包包裡掏出一盒看起來就略為高級的和菓子禮盒,「一點小土產,拿回去吃吧!」

「這、這我不能收……!」被精美的包裝嚇得拼命搖頭的山姥切慌忙的收拾起自己的文具與書本,「事前不知道您是今天回來,打擾了你們我很抱歉,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作業我會帶回」

「切國。」低沉著聲音制止了山姥切收拾的動作,大典太按住他抓著書包的手,「剛剛我問過你了。」

「問過?」山姥切滿頭霧水。

皺起眉頭能把隔壁小學的孩子們嚇哭的大典太盯著他看了幾秒,突然猛地轉頭望還拿著土產的ソハヤノツルキ。

「ソハヤ,去把你的主機拿出來,今天通霄。」

「好!!」爆出歡快大喊的青年一秒拋棄了自己身上的行李與手中的土產,山姥切連忙伸出沒被按住的那隻手搶救到那盒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很昂貴的和菓子禮盒。

ソハヤノツルキ的房間很明顯就是走廊右邊的那扇門,山姥切從沒見過它開啟的樣子。金髮的青年咚咚咚的衝進去發出不少噪音後快速的抱著什麼東西跑出來,然後用一個滿分的滑壘姿勢跪在大得不像話的電視機前面。

整個過程只用了不到一分鐘。

完全無法理解現在到底出了什麼事的山姥切直到手裡被塞了一個搖桿才後知後覺的發現ソハヤノツルキ跪在電視機前面是在接PS4的遊戲主機,而爽朗的青年從他的房間同時抱出來的還有一整疊未拆封的遊戲片。

「這些是我拜託光世哥買的新遊戲,剛好一起玩!」似乎非常興奮的ソハヤノツルキ迫不及待的把遊戲片一個個用美工刀劃開塑膠封膜擺放在原本佈滿書本與習題冊的桌上,「切國是最小的,你先挑!」

「我、這些我都不知道怎麼玩……」困擾的看著滿桌的遊戲,甚至是第一次握上搖桿的山姥切羞愧的低下頭,「我看著你玩吧?」

「可是遊戲就是要大家一起玩才好玩啊?」歪著頭拍了拍山姥切金色的腦袋,發覺手感十分不錯的ソハヤノツルキ忍不住多揉了兩下,「新手也沒關係,我找一個可以三人組隊的,我跟光世哥帶你玩!」

「真的不麻煩──啊啊啊!」跟本抓不住ソハヤノツルキ放下遊戲片的動作,山姥切握著不知為何開始震動的搖桿快要哭出來了。

同樣拿出一支搖桿的大典太瞄了山姥切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極淺的微笑。

 

在各種怪物的摧殘之下好不容易獲取全套裝備與武器的新手山姥切在ソハヤノツルキ打開手機查攻略的時後猛然發現時間竟然已經過了三個小時。

「電車要沒有了!」慌張的開始回想末班車時間的山姥切再度被大典太按回座位,眼前出現的是大典太開著通訊軟體的手機螢幕。

「『大哥突然必須出差,我這邊還在忙實習抽不開身,能拜託你照顧山姥切幾天嗎?』堀川──咦?」

給對方看了通訊內容的大典太收回手機坐回位置,一派悠閒的解開了自己的馬尾,散落著頭髮的模樣山姥切也是第一次看見。

「堀川先生傍晚傳來的訊息,我那時候就是問你今天要不要留宿。」

接收信息有點障礙的山姥切茫然的點了點頭,但是又立刻搖晃起腦袋,「不、不對!可是家裡都沒有收拾,而且我也沒有盥洗的用具跟衣物──」

「山伏先生離開前把屋子處理好了。盥洗用具我借你用,衣服可以先穿ソハヤ的。」面無表情的一一解答山姥切的難處,大典太把搖桿重新放回對方的手裡,「你這幾天就住這裡。」

山姥切住著的神社距離市中心的大典太的公寓有相當的距離,光算電車的時間就要一個多小時,更不用說從車站走回神社的那段路有多麼危險又耗費體力。一想到剛成為國中生的山姥切在暑假剛開始的這幾天就必須孤單的待在那麼偏僻的神社裡面,堀川和山伏實在無法放心,便立刻拜託大典太照顧么弟。

好在大典太提前一周也已經開始放假,身為成績名列前茅的教育大學資優生,他有足夠的餘裕安排自由時間。在假日時大典太固定會給山姥切開一對一的線上家教課,平日的相處讓他對這個上進的孩子十分中意,剛好自己的弟弟也要回來過暑假,能多一個玩伴再好不過。

不過眼前的山姥切似乎還是認為自己在這裡是個麻煩,大典太幽幽的嘆了口氣,「反正和我相處……真的是很無趣的吧?」

「怎麼會……!大典太老師並不無趣,應該說無趣的人是我才對──」不知所措的看著整個人陷入陰暗狀態的大典太,山姥切只能轉頭找救兵,「ソ、ソハヤ學長!」

「嗯?」從攻略之中抬頭,ソハヤ同時迎上兩道目光,一個著急的散發出求救信號,另一個則飽含深意。

『你知道該怎麼辦。』這是大典太。

『包在我身上!』這是ソハヤ。

「來吧切國,續關!」ソハヤ無視山姥切無聲崩潰的表情按下接續遊戲的按鈕,坐在山姥切斜後方的大典太比了大拇指。

說起對付自卑人格的方法之中最有效的就是轉移注意力,這一點在ソハヤ小的時候就對自家大哥屢試不爽,才國中的山姥切對經驗豐富的ソハヤ而言實在不算什麼。

於是這一晚的遊戲大會真的持續到了早晨。

放下搖桿的手是麻木的,眼睛與腦袋都脹痛得像是要炸開一樣。整個人都不好了的山姥切搖晃著被大典太塞進浴室胡亂洗了澡,套上ソハヤ提供的棉質睡衣(據說是他穿不下的國中時期衣服)踏出浴室,稍微清醒一些的山姥切突然發現全新的難題。

要睡哪?

大典太還在他的套房裡沐浴,ソハヤ在他的房間裡不曉得在做些什麼。環顧了一下公寓的環境,山姥切抱起靠枕躺上客廳的沙發。反正大典太的公寓裡暖氣十分舒服。

才躺下沒有很久,山姥切感受到一股視線而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散著半濕的頭髮趴在沙發椅背上盯著他看的大典太。

「你在這裡做什麼?」

「準備睡覺……?」雖然被老師你嚇得睡意全沒了。

陰沉著一張臉的大典太嘆了口氣,伸手搶走山姥切懷裡的靠枕,「進我房間睡。」

「我──!」精神狀態耗弱的山姥切被大典太像是抓小貓一樣輕鬆的捕捉進房間,踏進房門的時候山姥切才發現ソハヤ也在。

大典太的單人加大床墊從床架被拉到地上,第一次這麼靠近看的山姥切才發現床墊是兩塊,只是平常都用床單包住所以看不出來。被拆開的床墊攤開在木質地面上、鋪上柔軟的薄棉被之後,赫然成為睡下三個成人也沒問題的通鋪。

「切國睡中間!」ソハヤ扔來一顆枕頭,在山姥切試圖反駁以前撲倒在靠外側的位置。而大典太默不作聲的坐在靠牆的邊緣盯著他看。

無言的壓力使山姥切不到三秒就棄械投降,他僵硬的平躺在中間的位置,柔軟又溫暖的棉被與床並不能使他放鬆──好吧,是無法完全放鬆。大典太的床肯定是很高級的牌子。

「切國起床後會想吃什麼啊?」ソハヤ滾動著換成側臥的姿勢,山姥切實在無法在這個近距離之下直視對方,「我跟大哥的手藝就別指望了,每次都是黑歷史。你喜歡披薩嗎?我們叫外賣好不好?」

「披薩?」湖水綠的眼睛困惑的眨了眨。

ソハヤ愣了一下,「你沒吃過?」

「我很少在外面吃飯。」山姥切搖了搖頭,輕輕的打了呵欠,「披薩是什麼?」

「上面有起司、香腸或是培根,有時候會有其他肉片跟鳳梨……全部放在圓形的麵皮上面放進烤爐裡面一起烤,」ソハヤ的手比了一個大大的圈跟用工具把披薩放進土窯的動作,「烤好之後用刀子切成好幾片,直接用手拿起來吃,烤到融化的起司有時候會滴下來──……」沒說完的話消失在ソハヤ的嘴邊。

金髮的孩子已經發出緩和的呼吸聲。

將棉被蓋到山姥切身上,大典太和ソハヤ交換了一抹微笑,各自在孩子的兩側躺平。

晚安了。

 


-TBC?-

並不晚,都早上了(冷漠的作者.jpg


ソハヤノツルキ從小就面對著一個嚴重自卑又憂鬱傾向的大哥,表示山姥切這種等級的自卑簡直一片蛋糕。

三池兄弟擅長打電動什麼的純粹私心。

補充1:ソハヤ也不是一直都這麼陽光爽朗好青年,他也是有自己的一點自卑情節的。只是在山姥切面前會刻意的壓抑隱藏。事實上可以從運動系的ソハヤ為什麼這麼擅長室內的電動遊戲看出一點蛛絲馬跡。

上面的小設定等開寫山姥切高中時期的東西再找地方放進去寫完。

補充2:大典太對山姥切特別照顧不是錯覺。金髮的小孩會讓他想起ソハヤ,個性方面和過去的自己十分相像,無意之間就把對方當第二個弟弟看待了。

寫著披薩寫得我都餓了。


评论
热度 ( 22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