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盜筆】比武招親試閱。


此為原訂CWT35出本的『比武招親』番外。

ABO設定引用,老九門年輕時代,一五、all五注意。


番外、夏荷




  杭州西湖,吳家宅。

  吳奶奶看著她的丈夫呆呆地坐在陽臺一個下午,手裡的帖子開了看,看了闔,重複了十幾次,臉上的愁苦卻越來越濃。

  最後終於受不了的走上前去劈手奪過那帖。

  「要去就去,婆婆媽媽的。」冷冷的瞪了還想支支吾吾的丈夫一眼,吳奶奶拿過一旁的鋼筆,在帖子後面附上的回帖寫上幾個字,「明天我替你拿去給信差寄了,你也真夠龜毛,人家收錢辦事,你還讓他明天再來拿回帖?」

  坐在藤椅上的人頓了頓,眼神心虛地飄移。

  吳奶奶看著自己的丈夫,嘆了口氣。

  「你跟他的事情,嫁給你之前我就曉得了。」把鋼筆放回桌面,她若沒記錯,這筆也是送帖子的那人親自送的,原本還用錦盒裝著,放了幾年都不見她丈夫捨得用。

  「我是真的不介意,在這裡你是我丈夫,去了那裡……你只要記得這一點,於我就已經足夠。」


×××


  九門之間的會面並不頻繁,除了真有要事,很少有需要九個人到場的狀況。一般來說,能聚上四個人已經是相當厲害——當然,打麻將不算。

  但其實他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每逢初夏荷花開的季節,九個人總要到張大佛爺老宅的那口荷花池邊聚上十天半個月,把酒言歡、搓上幾圈麻將,幹什麼都好,就是吞雲吐霧嗑瓜子也能耗上兩天。

  這次的相聚,八門之中都到齊了,獨缺一門。

  「狗五這是怎麼了?難得這麼晚。」霍仙姑啜著張家下人遞上的雨前龍井,旁邊是張家廚子特地弄的零嘴吃食,一身粉綠旗袍靠著繡花枕好不清閒,「連六爺都早他兩天,路上耽誤了?」

  被提及的黑背阿六翻了翻眼皮子,一語不發的摸了下倚著紅木椅的刀。

  解九爺笑答:「不至於,我同狗五是同個路子,出發前才到他盤口跟他喝茶呢,沒下斗也沒折騰他的狗,我看是吃壞肚子養病吧。」

  「那這樣,我得第一個懷疑你。」撥弄了下頭髮,霍仙姑無意碰到了左耳上的翡翠耳墜。

  這翡翠耳墜是前年狗五底下的人誤了她霍家的生意,狗五為了賠罪,特地到北平新月飯店給她點天燈買來的。聽那次陪著去的解九透露,這耳墜不是特別稀奇,年代不遠、翡翠本身價值勉強算上等、工藝精湛了些,但當天晚上有個紈褲子弟帶著女人來,整晚拍賣會上多奢華貴美的東西都不要,偏和狗五爭這耳墜,那盞天燈燒了狗五小半年的收成。

  抿著唇,霍仙姑這下連茶都不入口了:「……總不會是出事?」

  「要是真要對狗五不利,怎麼也不會選這時候。」遠遠打出一張花牌的二月紅飄忽著說,「出手的人自己會出事。」

  「八爺,不如你給算算?少了狗五,只能湊一桌麻將,想嗑瓜子打洋牌都沒人陪。」

  對面的齊鐵嘴推出一張七筒,對著摸來的牌皺了皺眉,但隨即恢復似笑非笑的表情:「狗五沒事,遲到是為他自己的事情,等他到了,咱們少問他兩句,多罐杯罰酒讓他過去就是。」

  一旁的張大佛爺挑了嘴角,放下手裡的香菸,招手讓外面候著的總管進來:「拿上次劉老爺贈的那白酒來,給五爺溫酒。」

  「唉、怎麼?佛爺你家裡還有好酒藏著?」半截李打出一隻鳥,邊上的杯子給他拎在手裡晃了晃,「先給爺試一口,狗五那小子烈酒一沾就倒,你做長輩的可不能這樣欺負小狗兒。」

  張大佛爺笑而不語。


×××


  「Omega?」低聲重複了一次,張大佛爺也皺起眉頭,「我底下沒有,我安排過,這幾天會在這走動的都是Beta,是誰家的?」

  閉上眼感受了一會兒,二月紅再次睜開眼,瞳中已經充滿了戲謔,「呵、是哪來的孩子這麼不知死活,這邊可是有八個Alpha呢。」

  「總不會是外面傳來的?」齊鐵嘴不動聲色的啜了口查,「味兒還淡著呢。」


×××


  身上的衣服彷彿還沾著Alpha對Omega致命而露骨的信息素,那些味道讓他頭暈,眼前一陣黑一陣白,看什麼都像在打轉。

  勉強地撐起雙腿,吳老狗掙扎到放置行囊的案前,翻出一個黑皮布包,將裡頭所剩不多的藥粉全部倒進嘴中,又灌了數十口冷水才稍微緩過呼吸。


×××


沒啦!!!!!!!!!!!

再下去就要打碼了!!!!乖小孩不可以看!!!!!!!

想看全部的太太姑娘妹子們請按奈住你們心中的小野獸,

靜待CWT36的出本資訊。

感謝鍵閱




评论
热度 ( 3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