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近戰】找室友不容易,找媳婦更不容易、01

*近戰法師自耕農

*灣家語法與繁體出沒

*電話地址啥的也是灣家規則

*向來吃主角受的我終於踢到所謂冷鐵板,顧飛啊顧飛你為什麼是功夫世家的顧飛……(悽悽慘慘戚戚

總之不管怎樣就是主角受,tag了all顧我就會盡量多寫點人..................盡量吧哈哈(。

*其實我近戰還沒看完來著←但是被自己手賤捏完了








【招集合租室友!】

【價錢:滿員六名可湊成$XXXX/月,缺一!急徵!】

【地點:平世公寓,雲端棟。6房2衛2廳1廚,有前後陽台,水、瓦斯、網路、管理費全包。】

【條件:穩定工作,品性良好低調,長相端正不抱歉,菸酒習慣可接受,遊戲成癮者歡迎。】

【聯絡人:09XX-XXX-XXX,電子信箱borntorule@gamemail.com,韓先生。】

【有意者歡迎自行撕取以下聯絡紙條↓】



「你認真的嗎?」

顧飛淡定的摸出手機,摘下眼前招租廣告下方的紙條,「試試看總是好的。」

表情看上去有點憔悴的顧弦靠近那張A4大小的招租廣告,三秒後長嘆出一口氣。

「讓家裡人幫忙找不是更快一點……還不費力。」

「你可以再懶一點。」顧飛照著廣告上的資料輸入完號碼,按下撥通鍵,「已經給他們添麻煩了,能省點事就省點事。」

「最開始明明就是他們不給你省事……」顧弦小聲嘟囔著,顧飛的電話剛好接通。沒聽見。

『誰?』電話那端傳來一個感覺不太耐煩的聲音,顧飛愣了一下才回過神,趕緊確認沒撥錯電話。

『打電話都不會嗎?』聲音變得更不耐煩了,『到底什麼事?』

「想問你們是不是還在招租室友。」穩住想掛電話的衝動,顧飛秉持著為人師表的良好態度問道。

『喔……室友?廣告還貼著?』不耐煩的聲音一下子突然變得有點遠,正奇怪著的顧飛下一秒立刻發現對方不是在和他講話,『你們倆怎麼做事的?』

『怎麼可能?我明明就跑遍所有貼廣告的地方了!』

『那這電話怎麼打來的?給我一個好解釋。』

『昨天我走錯巷口的時候還特別多看了貼廣告的地方啊!真的!公子你那什麼眼神?相信我!』

『哈哈哈哈哈哈御天你小子肯定是路癡到根本連哪條路口有貼廣告都忘記了吧哈哈哈!』

『臭大叔你跩什麼!還不都是你跑去勾搭妹子害我要一個人去回收!』

『呸呸呸小鬼頭亂說話……』

『喔?戰無殤你讓御天一個人去回收啊……呵。』

顧弦已經歪到一邊電線杆上的身軀搖搖晃晃的轉過來對著他,臉上很明白的寫著活該。

「……」電話另一端突然鴉雀無聲,聽了整場混亂對話的顧飛猶豫著該不該掛掉這通莫名奇妙的電話。

沙沙聲作響,對面的聲音再度傳來,只是變得低沉不少,『喂?抱歉,換人了。』

「呃,沒關係。要是你們已經不招租了那我就不繼續打擾了。」

『其實也不算……』對方語帶保留,『這樣好了,你下午要是有空,可以先過來參觀一下,順便跟我們見個面,要是雙方覺得沒問題——』

『——電話拿來!』一開始接電話的人突然再度出現,顧飛開始懷疑這些人手機到底怎麼拿的,怎麼接電話的人說換就換?該不會一開始就是開擴音吧?

『平世公寓雲端棟,下午兩點在警衛室那裡找一位叫小雷的警衛。』不耐煩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原本想要湊到六個人,不過本公子覺得現在五個人住也已經夠了。所以除非你能通過本完美公子的要求,不然就還是別來的好。』

掛斷。

「……顧弦。」生平第一次被這麼酷炫狂霸跩的態度掛電話的顧飛收起手機。

顧弦打了個呵欠當作回應。

「二叔的電話多少?」顧飛將撕取的紙條放進口袋,順便看了眼手表:十一點零八分。

「要拿手機看。」從來不記任何人手機號碼的顧弦懶洋洋地說,「你想開啦?」

「等一下去吃飯時借我存手機號碼。」顧飛說,「總之還是先去看一下,然後再打電話問二叔幫忙找也不遲。」

「一開始這樣做不就好了。」戀戀不捨的離開可以依靠身體的電線杆,顧弦慢吞吞的和顧飛並肩走向預定吃飯的地點。

好不容易找到平世公寓附近較為熱鬧的商圈,顧弦再也不想走更多路的懶勁讓顧飛不得已只好屈就於連鎖速食店。天知道他們家聘請的那些營養師知道倆堂兄弟今天午餐的內容會有多想哭。

「我先發個簡訊跟二叔通知一聲吧。」存好號碼的顧飛禮貌地發了通簡短的訊息給家中長輩,「你等一下要跟過來嗎?」

趴在桌上嚼薯條的顧弦睜開眼睛瞄了眼外頭開始毒辣的陽光,那本來就憔悴的臉更扭曲了幾分。

「算了,你待在這等我吧。」饒事顧飛也拿懶勁大發的顧弦沒辦法,光是今天早上強逼顧弦早起就已經讓他去掉半條命,下午這個紫外線最強的時分再逼顧弦陪他去看房子,估計這位堂兄會不顧一切跟他翻臉。

看著時間差不多,顧飛皺眉解決掉自己不健康的午餐,站起身準備離開餐廳。

「回去坐計程車。」還趴在桌上的顧弦叼著兩根薯條輕飄飄的說。

「懶惰!」顧飛咬牙切齒地罵道,倒是沒有拒絕的意思。

於是顧弦舒舒服服的趴在桌上緩速吃著午餐,店內擁擠的人潮一點都影響不到他,幾個肖想他旁邊空位的人都被他淡漠的眼神瞪開了。

時間來到下午兩點五十二,顧弦吸光最後一口可樂。

這間速食店距離顧飛看房的地點大約五分鐘路程,這是顧飛剛剛跟店員點餐時順口問來的,應該是普通人的腳程來計算,對顧飛來說大概只要兩分鐘左右就可以到達。

看房子可以看將近五十分鐘……怎麼想都不太對。

緩緩直起腰桿,顧弦陷入該不該打電話關心堂弟的猶豫之中——如果要打電話,他勢必需要將手機從隨身包包裡取出,但他懶得拿。

猶豫著猶豫著,時間來到兩點五十九分。顧弦看著店內的時鐘,想著到三點再開始去拿手機打電話。

秒針一抖一抖的晃過去了,兩點五十九分零五秒、十五秒、二十五秒、三十五秒、四十五秒、五十五秒——

「顧弦!」

「慢死了。」正痛苦著要伸手去拿手機的顧弦立馬停下所有動作,改成側過身——嗯,多了個人。

「這位是我堂兄,顧弦。」顧飛伸手搭上顧弦的肩膀,「顧弦,這位是佑哥。」

來人臉上掛了一副銀框眼鏡,穿著淡藍色的襯衫和深色牛仔褲,看起來就是個斯文的年輕大學生,就是頭髮留的有些長,略顯凌亂。

「您好。」注意到顧弦淡漠打量的眼神,佑哥微笑著打了招呼。

觀察了一下兩人臉上的表情與眼神等等訊息,顧弦很難得的挑眉了,「你該不會是要租了吧?」

「嗯,條件很不錯,而且佑哥他們幾個人不難相處。」對於剛剛的看房似乎很滿意的顧飛替顧弦拿起背包,「約了之後來正式簽約,今天已經把基本資料都留好了,麻煩佑哥替我轉交了。」

佑哥連忙開口,「不麻煩,好不容易又找到一個公子肯點頭的人,我們都很感激你!」結尾帶了點抖音。

「不會。」顧飛說著,將好不容易把自己從椅子上拔起來的顧弦拉上,和佑哥在原地道別。

走出店面的顧弦一秒化身見光死,好在剛好有輛計程車迎面而來解救了他。

「你看個房子也太久。」坐上車的顧弦不等顧飛跟司機報目的地便說道,「你該不會要跟我說房子是在頂樓,然後你用走的走到頂樓吧?」

白了顧弦一眼的顧飛和計程車司機報上飯店地址,「第二路口的OO飯店……對,謝謝。」

「還是你是倒立走過去的?」

「……別逼我在車上動手。」

顧弦打了個呵欠,對於顧飛武力方面的威嚇他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

「跟未來室友聊了一下,沒注意時間。」知道顧弦無視他的原因,顧飛老實的開始招供,「幾乎都是社會人士,只有一位大學生,我很意外他們是怎麼湊到一塊的所以多問了幾句,就這樣聊到剛剛。」

「所以他們是?」

「網友。」顧飛說的平靜,顧弦和司機卻都是差點被自己的呼吸噎到。


-tbc-



看完的人大概可以知道我這段子是想怎麼寫,有雲端棟那當然會有月夜棟臨水棟臨蔭棟白石棟(以下略

覺得段子可以寫略久(。

要可以合乎邏輯地壓倒顧老師的方法好難想啊.............(先想想期末考如何


评论 ( 10 )
热度 ( 81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