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全職】鳳凰花開前-試閱(1)

*未修稿

*繁體與台灣語法注意

*CWT38新刊,主刷韓葉,刊名如標題

*其實還沒寫完因為TBC前面那段剛好輪到兩個話嘮講話





韓文清是被臉頰上的溫度凍醒的。

猛然睜開雙眼,進入眼簾的是葉修打著呵欠的表情和正在往回收的雙手。

「……你的手套呢?」花費了幾秒鐘注意到與睡前略有不同的地方,韓文清搓了一把自己的臉,剛剛的冰冷很明顯是葉修雙手的溫度。

對方生性體寒又不懂得調養身體,夏天的時候就算了,每天冬天都冷得夠嗆。偏偏這傢伙又常常懶得加衣服,多帶一雙手套或圍巾好像會要他命一樣,出門的時候總是冷得直搓手,打遊戲也常看他皺著眉頭活動凍僵的手指,也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作死還是真心不會記取教訓。

「不見了。」再次打了個呵欠,葉修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除了手機鑰匙和半包口香糖以外甚麼都沒摸出來,「睡前才脫了放口袋的,醒來就不見了。」

「座位周邊找找。」從放在腳邊的背包袋裡摸出保溫杯塞進葉修手裡,「喝掉。」

打開保溫杯聞了一把,葉修笑嘻嘻地將裏頭的熱茶倒出,「老韓果然賢妻良母,哥沒找錯人。」

正在輕聲於座位周遭翻找手套的韓文清回頭瞪了葉修一眼,接著對坐在他們後頭的一對老夫婦微微點頭,蹲下身查看座位底下。

「有沒有啊?」喝了熱茶後精神抖擻的葉修吸了吸鼻子把自己從厚外套堆之中拔起來,正想趴到座位邊的時候被一雙沾了灰塵的手套糊了一臉,頓時打了三個大噴嚏。

「睡覺也能把手套擠到座位下,真服了你。」坐回座位,韓文清拿過再度被甩到地上的手套,對正在用他大衣袖子擦臉的葉修拋去一個鄙視的眼神。

「也不看看哥……啊嚏!」捏住紅透的鼻子,葉修用怪腔怪調的聲音硬是接了韓文清的嘲諷,「也不看看哥是誰,這基本技能還是有點滿的。」

韓文清搶過保溫杯,真心覺得特別早起替這人泡熱茶的自己簡直有被虐傾向。

 


十多分鐘後,兩人背著簡便的行李背包,雙手各自拎著顏色鮮豔的紙袋站在車站外頭。帶著溼氣的冷風颯颯地吹,地上到處都是水漥,看得出來是雨過天晴的天氣。

「遲了幾分鐘。」韓文清舉起手和車站的大鐘對時,旁邊的葉修把半張臉都埋在軟綿綿的米色圍巾裏頭,只露出一雙看起來快要睡著的眼睛和半個紅通通的鼻子。

「小張的車還是那台黑的賓士?」葉修的聲音糊糊的,韓文清遲了半秒才聽懂他在說甚麼。

「應該沒換。」

「老韓看十點鐘……喔錯了,兩點鐘方向。」葉修又吸了下鼻子,無視被他耍了一把的韓文清送過來的白眼,「那個車窗正在往下降的,那是小張吧?」

順著葉修指示的方向看過去,韓文清正好跟張新杰對上視線。

 


「火車誤點?」張新杰打開後車箱,將韓文清與葉修拎在手裡的紙袋一個一個放進他整齊乾淨的車箱空間。

「遲了大概三分鐘。」韓文清回答。

「我想也是。」張新杰點頭,「這邊到一個小時以前都在下大雨,所有經過這裡的火車都有誤點,我就想你們大概也會。」

放好行李,韓文清拉開後車門,結果看見一個睡死的葉修霸佔了整個後車座,圍巾跟手套又被他丟開了。

「……」淡定的關上後車門,韓文清坐進副駕駛座,已經在繫安全帶的張新杰看了他一眼。

「不叫他嗎?」

「算了,他昨晚沒怎麼睡。」繫上安全帶,韓文清毫不掩飾地說道,「等等到旅館估計他也沒空休息,現在讓他能睡一點是一點。」

張新杰發動了車子,決定不去深究葉修晚睡的理由。

 


「有誰到了?」韓文清問,順便掏出在火車上關機的平板電腦開啟。

「比較近的都到了。」張新杰目不斜視地回應,他車開得相當平穩而迅速,一絲不苟又絕對不會違反任何交通法規,標準的安全駕駛,「黃少天昨天跟喻文州下午到的,有先和他們吃一頓晚餐。」

「盧瀚文沒和他們一起?」

「沒有。說是畢業後跟著他們進同間公司,今年過完年就升職去了B市的子公司。」

「B市……跟王杰希他們一起來?」

「更正確一點說,是跟劉小別。」張新杰忍不住勾起唇角,「他們坐飛機,喻文州跟黃少天要去接機。」

韓文清在心裡替盧瀚文與劉小別的耳朵默默的點了兩根蠟燭。

「周澤楷他們也是坐飛機,前天偷偷到的。」

「躲媒體很累吧?」

「江波濤一到旅館房間就睡死了。」

「挺不容易。」韓文清點頭。

紅燈亮起,車子緩緩地停在斑馬線後頭。

韓文清滑開平板電腦的密碼鎖,點開這幾天刷個沒完的聊天群組,正好看見有幾個人正在裡面互相報告到達狀況。

 

退役der初代榮耀學生會老人團群組

──您有未讀訊息 245 則──

盧瀚文:【圖片1.jpg】【圖片2.jpg】【圖片3.jpg】

盧瀚文:到達機場!前輩快醒醒我們到了!

楚雲秀:唉唷?小學弟班機挺準時,還有照片裡那是劉小別嗎?眼罩哪買得挺可愛233333333

林敬言:怪了,你們怎麼沒誤點?

李華:其實一個小時前就停雨了

盧瀚文:誤點?為什麼會誤點?天氣不是挺好的嗎?

盧瀚文:【圖片3.jpg】【圖片4.jpg】

盧瀚文:嗚嗚嗚嗚嗚前輩起床就打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哭泣)

鄭軒:為劉小別感到壓力山大……

張佳樂:多麼動態的照片!

柳非:劉小別剛起床時脾氣挺大,小盧你還是……少鬧騰吧。

盧瀚文:【圖片5.jpg】

盧瀚文:原來如此!難怪小別前輩每天早上都很不高興的樣子!柳非前輩我可以加你好友嗎?我想順便問前輩有沒有喜歡吃的東西!前輩這邊好像不太吃雙皮奶的樣子我02fqg%$th^&jhry^hjr*eyghq%hj$#%#

高英杰:咦?

楚雲秀:這孩子是拿手機去當暖暖包嗎?

方銳:哈哈哈哈哈我賭是劉小別發現他在實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發現他在實況了+1

楚雲秀:發現他在實況了+2

柳非:發現他在實況了+3

張佳樂:發現他在實況了+4
樓冠寧:發現他在實況了+5

鄒遠:發現他在實況了+6

王杰希:發現他在實況了+7

王杰希:小別,對後輩別太殘忍。

劉小別:…………好。

戴妍崎:這個回應也讓我醉了(/暈眩)

舒可怡:我也醉了(/閃光)

舒可欣:醉了(/閉眼)

李華:你們兩個不吃飯嗎?(/汗)

楚雲秀:要吃飯就到一樓大廳來,咱們先去附近繞繞,回來剛好可以看霸道王爺的更新(/酷)

舒可欣:好!

舒可怡:好!

方銳:樓上的姑娘們等等!這邊有黃金好漢兩名求加入!

楚雲秀:你跟林敬言?

林敬言:嗯,正好也餓了

楚雲秀:你一個人的話可以,你家那個麻煩寄放在旅館櫃檯,帶出去太猥瑣不想走在一起

李華:(/打滾笑)

張佳樂:(/打滾笑)

王杰希:(/打滾笑)

盧瀚文:(/打滾笑)

劉小別:(/打滾笑)

舒可怡:(/打滾笑)

舒可欣:(/打滾笑)

戴妍崎:(/打滾笑)

方銳:喂喂喂楚雲秀你什麼意思!我明明玉樹臨風瀟灑英俊怎麼可能會丟臉!臉上添光都來不及了好嗎!

張佳樂:方銳你要點臉行不行?我都替你不好意思了

孫哲平:你替他不好意思幹什麼?好歹也是林敬言替他不好意思

林敬言:……(/倒地不起)

張佳樂:老林你心累了沒有?

李華:我突然後悔提出去吃飯的事情了(/淚灑長城)

楚雲秀:還吃不吃啊?(/暴躁跺腳)

林敬言:來了……

方銳:得令!(/快馬加鞭)

 

車子再度停下。

「等會放好行李,可以先去吃飯。」張新杰看了一眼手表,「再五分鐘就到了。」

韓文清點頭,退出還在不斷刷新的群組,改而點開幾個工作用的群組一一檢查、回覆部屬的問題。

「這群組名是誰改的?」後座的葉修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拿著自己的手機躺在那邊滑動,「什麼老人團啊?咱們能說是老人的也就老魏好嗎,快改回來改回來。」

張新杰趁著紅綠燈仍然在到署的空檔回頭看了一眼葉修奇葩的姿勢──上半身完全平躺,雙腿則是屈起放在車門把手上,好在他的鞋子不曉得什麼時候蹭掉了,不然穿著鞋子跨在把手上可能會讓張新杰當場謀殺乘客。

但是這不代表他就能完全接受葉修現在的姿勢。

「葉修,你就不能坐好?」張新杰說。

「小張你車子裡有清潔劑的味道,聞了難受,小安怎麼忍的了?」葉修哀傷地揉著自己的鼻子,但是前座的兩個人都知道他只是故意撇開話題,「我的鼻子剛剛在火車上才給你老部長攻擊過,你這是補尾刀的行為你知道嗎?」

信號終於切換回綠燈,張新杰立刻轉正身軀,踩了油門往前開動。

葉修挑了眉,對於張新杰無視他垃圾話的舉動見怪不怪得回頭繼續去刷他的手機。

沒想到車子都還沒前進幾公尺,張新杰悠悠丟來一句真正的補尾刀。

「反正你也不是沒看過我的牧師殺人。」

被黑線砸滿臉的葉修發誓他聽見韓文清差點笑出來了。

 


結果三人在停車的時候就遇到了另一個剛到的人。

「會長。」邱非接過計程車司機給的找零,拖著行李箱筆直地往葉修的方向走來。

「還叫會長?」葉修失笑,將兩手的紙袋集中到左手將空出的右手往邱非的頭上拍了拍,「都長得比我高,也有留學的證書了,怎麼還老是改不了這點?」

被摸頭的邱非也不抵抗,反而一臉理所當然地秒回,「會長就是會長,不改。」

葉修差點被他剛剛放進嘴裡的口香糖噎到。

 

張新杰停車的位置是在旅館的正門前方,由於是短暫停車的位置,韓文清和葉修下車後他就必須轉移停車地點,以免阻擋到其他客人的道路。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停在他們前面的計程車裡坐的是邱非,這邊已經開始跟葉修聊起來了。而停在他們後面的計程車裡竟然也走出了熟人,頓時把韓文清也拖在門口。

左右看了一下,張新杰還是決定先把車子開到別的地方停好再回來。

 


高英杰繞到後車廂去和柳非一起提取行李,王杰希付完車錢關上車門,正好和韓文清對上。

「剛下飛機?」韓文清先開了口。

「是啊,真巧。」王杰希回應,「沒想到一下車就會遇到。」說完還順便看了一眼前方不遠處的邱非和葉修。

「那是邱非?」

「嗯,說是剛回國。」

「都長得比葉修高了呢。」王杰希又往那邊看了一眼,「不曉得他現在在哪工作?」

「聽說是要先回家。」韓文清回應,他也是從葉修那裡偶爾聽來一點點邱非的信息,自己並不是很確定。

「老韓!要走了沒有啊?」葉修朝這裡喊了一聲,一邊的邱非對韓文清與王杰希等人點頭示意,接著就被葉修往旅館裡推著走了。

「先進去check in再說吧。」提起行李,韓文清率先邁步往旅館門口走。

「前輩!」柳非拎著王杰希的背包過來,後面跟著同樣拿著行李的高英杰,「要進去了嗎?」

「嗯。」

 


在櫃檯Check in,各自取了鑰匙、確認房號,幾個人魚貫進了電梯。

「喻文州接到小別他們了。」王杰希掛斷電話,速度快的韓文清甚至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把別人的話給聽完,「等會兒有得吵了。」

「呵呵,還好哥有先見之明。」葉修一臉驕傲地從口袋裡摸出一副耳塞晃了晃。

「你傻了?黃少天加上盧瀚文,一副耳塞怎麼可能夠?」王杰希滿臉恨鐵不成鋼。

站在旁邊的柳非表情略顯糾結。他們自從盧瀚文調職到B市以後可沒少受過這個黃少天帶出來的小學第的騷擾。

高英杰則整個人都放空了,不曉得是真的累的還是在逃避現實。

稍微回想了一下過去這兩個人處在一起時的背景音量,葉修拿著耳塞的手抖了抖,「……誰有辦法讓文州把他倆關房間直到明天的嗎?」

「幼稚。」韓文清鄙視。

「有就好了。」王杰希扶額。

兩位後輩木著一張臉,不表態。

將耳塞放回口袋,葉修搓了一把自己的耳朵。

「我現在希望他們的班機有誤點了。」

 


「黃少──」

「瀚文──」

停靠在機場門口的計程車司機們整齊劃一地將車窗迅速地關上。

喻文州苦笑著伸手拍了拍劉小別的肩膀,「辛苦你了。」

劉小別的臉看來有些憔悴,但還是秉持著基本的禮貌將手上的行李放下後和喻文州握手,「不……你們也辛苦了。很久不見。」

「最近還好嗎?」

「不錯。」劉小別說,「上頭派了個拿手的項目,好好幹的話能爭取到調薪,前天交上去了,貌似反映很好。」

「那很棒啊!」喻文州說,「高英杰呢?還是組長?」

「目前還是,但早晚會接課長的。」劉小別笑道,「他的越來越穩定了,在學生會這幾年沒有少歷練到。」

「我們不都是嗎?」

兩人相視而笑。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