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全職】葉領隊,受教了。

*嗯,凌晨四點,我到底在幹嘛(思索

*這個系列(如果真的要持續的話)就叫做【葉領隊】系列了

*狀哉我大興欣男神教!狀哉我大榮耀教科書!狀哉我大葉修真神!

*這次是葉神不出現然後標all葉tag(你夠

*嘗試了一下以往沒試過寫作方式,可能銜接的會有些突兀,盼見諒

8/20補完

*把段落補起來了

*輪迴男模隊一個不小心被我寫成了輪迴吃貨團,我該如何是好(閉眼

*葉神小小的出現了一下,看來我還是沒辦法讓他不出現

*有自拍情節。不要問我宅男怎麼會自拍,我個連續一周不出門的都能學會了,沒道理他們學不會!(扯蛋

*沐橙˙主席也無法掌握的妹子˙蘇,一如既往






【Global Glory】2號誌出爐了。

九月份出爐的雜誌很快地被包裝成十本一份,送到中國榮耀聯盟各大戰隊的手中。

由於國際邀請賽事上幾乎每個戰隊都有主力上場,馮主席英明地和出版社談好了訂購條件。每一期的雜誌印刷完畢後,曾經有隊員出戰世界杯的每一支戰隊都可以收到首刷的書十本,藉此滿足他們應當擁有的待遇。

也因此,在九月份開打的榮耀第十一季賽事上,看見職業選手們人手一本的閱讀著雜誌,也的確不是什麼奇怪的景象。

首輪開打的局面中,輪迴對微草、藍雨對雷霆、霸圖對煙雨、義斬對呼嘯、百花對新嘉世、虛空對皇風、三零一對興欣。幾乎每一場都有了些不同的聲音與評論,這些不外乎都是因為世界杯賽事中,中國代表隊職業選手們的各種爆發與突破所造成的。

戰術的改變、打法的進步、被彌補的缺陷,13位選手的轉變相當明顯,光是在首輪賽事中就能看得出來。


也不知道該算好影響還是壞影響。楚雲秀有些不太能適應的想道。

「很精彩的比賽。」韓文清和楚雲秀友好地握手,「最後的那個雷光煉獄很漂亮。」

「謝謝誇獎。」笑著接受了霸圖隊長的稱讚。

「如果是以前,」沒想到韓文清居然還有下文,楚雲秀頓住正準備轉往張新杰的腳步,「你不會在那種不明情況的狀態下放大招,看來你確實有所改變。」

楚雲秀毫不客氣的放聲笑了出來,一旁的主持人和其他隊友都往這邊投以視線。

「沒錯,我是改變了。要不要猜猜看是誰的手筆?」意有所指的拍了拍韓文清的肩膀,楚雲秀瀟灑地轉身走向張新杰,「看來你沒和你們家隊長聊八卦的習慣呢!」

張新杰無奈的假裝沒有看見韓文清瞬間銳利起來的視線。

「隊長沒有這個興趣。」他說道,旁邊的張佳樂拍了拍被韓文清的黑臉嚇的差點把自己絆倒的李華,「而且,技術進步是個人的作為,我不認為某人的指導有什麼需要特別提出來與隊長討論的空間。」

言下之意,就是我沒有打算要和韓文清提起某人難得的好老師模範教學。

別有深意的和張新杰眼神交流,舒可怡、舒可欣兩人在旁邊有些手足無措,不曉得該不該上前提醒隊長她們該趕快下台了。


煙雨戰隊休息室。

「葉修……前輩在世界杯給隊長作了指導嗎?」舒可怡問道。

楚雲秀敲敲菸盒,發現菸的庫存所剩無幾,有些煩躁的嘖了一聲。

「不止我,他給所有人都作了指導。」拉出一支菸含在嘴裡,楚雲秀叼著菸背起包,「這傢伙,當對手的時候難纏的你想掐死他,但是當他變成你的隊友,你不止會想掐死他,還會想鞭屍。」


「他永遠都能掌握你的弱點。」唐昊捏著帳號卡,像是在喃喃自語,趙禺哲在旁邊沉默地聽,「在他說話以前,你根本猜不出來他是要嘲諷你還是稱讚你。」

「葉修……」趙禺哲猶豫了一下,覺得果然還是該對這位老前輩表示一些尊敬,「葉修前輩到底對隊長說了什麼?」

他手裡是這次比賽的比分紀錄,七比三,團隊賽中己方僅僅只損二人,更不用說擂臺賽。呼嘯的成績比起上個賽季好了太多,而這種狀態的好轉,是唐昊從瑞士回來後就開始的。

看了趙禺哲一眼,唐昊悶悶地開口,「你認為呢?」


「那傢伙真的太過分了太過分了!簡直是慘無人道啊我說!瀚文你能理解嗎那種你被綁手綁腳的壓著打到最後感覺快贏了就放大招結果對方照樣放大招把你給秒了還呵呵……呵他大爺的!」黃少天劈哩啪啦的連珠炮攻擊自他上了車後就沒停過,最後一個上車的喻文州朝司機丟去抱歉的笑容,「前一天是只准打左手到了昨天就換右手,然後今天說只准打下盤,還不讓你選個地圖!明天說不準就只讓你用普功連擊!葉不修這渾蛋真的讓我們咬牙到想捏死他瀚文你真該看看QQ上咱們的新群組群名就叫『幹死那個斯巴達領隊』怎麼樣不錯吧……」

進入恍惚狀態的盧瀚文看見喻文州上了車,立刻拋下座位上的行李一屁股擠到隊長旁邊的位置,「隊長!雷霆隊長找你什麼事呀?」

拍了拍孩子的頭,「沒什麼,問好而已。等等回飯店就能吃飯了,餓了嗎?」

「好餓!」剛好在成長期的盧瀚文摸著肚子,「打團隊賽的時候就開始餓了。隊長,晚上吃什麼啊?」

喻文州拆開零食的包裝,遞給盧瀚文一支巧克力棒,「很快就回去了,忍耐一下。」

「好嗚!」


「其實他還是很照顧我們的。」肖時欽拆了一支水果口味的棒棒糖遞給戴妍崎,「飲食起居、體能控管什麼的,都沒有落下。」

咬著棒棒糖的戴妍崎眼神發亮,走在前面的肖時欽突然就覺得後頸一陣冰冷,「說起來,他除了蒐集外國各大站對選手的資料以外,還同時在複習外語來著,害我們以為賽季期間他連翻譯都要兼任。」

「葉神……葉修前輩會講哪幾種外語呀?」戴妍崎偏頭問道,「想像不出來前輩用功的樣子呢!」

肖時欽轉頭笑了笑。


「英文、日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

「你確定那是葉神?」吳羽策皺著眉頭,李軒還在那裡掰手指,他已經覺得頭暈了好嗎!

初中時光英文一個科目就讓他頭疼的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跑進榮耀裡頭玩個痛快,葉神居然會講那麼多種語言?

蒼天不公!他連國文有時候都考不好了!

「聽說有些不是很會,只是可以簡單交談的程度。」怎麼也想不出葉修到底還講過哪些嘰哩咕嚕的外國火星文,李軒聳肩說道,「而且專有名詞有都是競技遊戲方面認識的多,他說這樣不能算是『會』一種語言。」

……吳羽策有點想回他的初中去給英文老師下跪。


「他還教了幾個朋友。」收拾著文件資料,王杰希從復盤會議中放鬆,高英杰地來了溫水讓他潤喉,幾個正式隊員乾脆坐在會議室的原位聽隊長講世界杯的事,「我想想,應該是日本和美國代表隊的領隊?一個用神槍手、另一個用拳法家,兩為聽說都是他們國家電競圈好手中的好手,打榮耀更不用說,絕對是足以跟葉修並列的強者。」

劉小別握緊拳頭。

他想著,該努力多久,才能獲得和隊長一樣的殊榮,到世界的頂端去戰鬥?

「葉修在國內沒下限慣了,到國外基本也一樣。不過這兩人對他的嘲諷都沒太介意,反而三天兩頭就拉著他到處找其他領隊交流比賽心得。可以說,我們中國隊在那期間靠著葉修的交際,還蹭到不少好處。」

「好處?」柳非疑惑。能有什麼好處?別的戰隊的機密資料嗎?

「……比如說,讓飯店的廚房人員弄出中國菜。」王杰希閉眼。


「還是食堂的飯好吃,是吧隊長?」孫翔感嘆,旁邊的周澤楷吞了一口飯嗚咽著嗯了一聲。

江波濤有些哭笑不得地將兩碗白飯放到兩人餐盤上,再將自己減輕不少重量的餐盤落下,「你們的食量怎麼還調不過來?這都從蘇黎世回來一個月了吧?」

夾了一大塊紅燒鮰魚進碗哩,孫翔唏嚕著喝了一口菜湯,滿眼的責備。

「副隊,我們這是在體會中國菜的美好。」

「嗚。」叼了條魚尾巴的周澤楷附議。

「你都不知道,蘇黎世那麼大個地方,居然都找不到一間真正的中國菜館!」孫翔憤恨,碗裡的東坡肉好像快要跟著怒火一起彈出去了,「這要不是葉修那傢伙在第一場比賽前天搭到廚房裡頭的同鄉人,弄了一桌道地的中國菜給我們吃,那比賽狀態真不曉得會有多差勁!」

「嗚嗚!」魚尾巴被啃光了,周澤楷改捏著一只雞腿努力的啃呀啃,臉頰都蹭到油了,還不忘繼續附議。

「你看,隊長也這麼說。」解決了第一碗白飯,孫翔捧起江波濤剛拿來的第二碗白飯淋上了滷汁,「好不容易回來了當然要多吃點。哪,隊長這個加了好下飯,試試。」

接過滷汁,周澤楷閃著亮晶晶的眼睛將之淋滿了整碗白飯,還多夾了一粒滷蛋和幾塊肥肉,隨後就跟孫翔兩人繼續喜孜孜地享用午飯。

江波濤深沉地偷偷用手機計算這兩人到底吃進了多少熱量。

然後他開始糾結到底是應該讓兩人減少訓練多跑兩圈?還是減少一點睡眠呢?照這樣繼續吃下去,輪迴的兩張門面可就要肥出雙下巴了!

這能看嗎?能忍嗎?

不能!

於是江波濤只好忍痛,決定等這兩人吃完飯再宣判他們的減肥死刑。


「嗯?你問葉修啊?」蘇沐橙舔了下手裡的冰淇淋,左思右想了會兒,「跟他在興欣時沒什麼太大差別,就是不用下場打比賽了而已?」

常先苦著一張臉,興欣其他人都好不歡樂的吃著他特地買來問候的冰淇淋或雪糕,然後一個個都謝謝他……就這樣跑去偷閒了。

忍不住偷笑出聲,蘇沐橙伸手拍了拍常先握著筆和筆記本的手臂,「唉呀好啦,你就寫他盡心盡力,為了團隊鞠躬盡瘁不就好了?」

「就是想知道些小八卦、小細節才來找蘇隊你的嘛……」趴到桌面上,常先乾脆把筆記本給收了,自己也抽了一支雪糕。

樂呵呵地笑著想回些什麼,蘇沐橙卻先查覺到手機的震動,便拿起來刷開信息。

「唔……」將信息刷到底,途中還出現了兩張相片,蘇沐橙舀了一匙冰淇淋,將手機推到常先面前,「這個應該可以寫吧?」

「什麼?」被雪糕冰到牙齒地常先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等他接過手機並看清楚上面的字與畫面,頓時連滴到桌面的黏膩糖水都管不上了。


『修,你傳簡訊給誰啊?笑的那麼開心。』George整裡著隨身行李的同時不忘偷看葉修的動向,『該不會是女朋友?』

『蘇小姐嗎?』雨生將George掉下的一只襪子扔回他的行李箱,早早就收完行李的他和行李本來就不多的葉修兩個人輕鬆地靠在床頭,正看著George塞行李箱看的不亦樂乎。

『嗯,是她。』晃了晃手機,葉修笑道,『讓她曉得我要回去了,免的她擔心。』

『你這妹妹伺候的跟女朋友一樣。』George捲著一條牛仔褲說道,『我就死都不會想把我的行蹤告訴我的兄弟姊妹,不論哪個都一樣。』

『Wilson先生很多兄弟姊妹?』

『七個。』

雨生和葉修同時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兩個哥哥、一個姊姊、三個妹妹中間夾一個小弟。』流利地數完自己得手足數量,George露出一臉厭惡,『而且那三個妹妹是三胞胎,你就知道我小時候被煩地多可怕。』

『獨生子萬歲。』雨生感慨地摸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我的乾妹妹是個好女孩,萬歲。』葉修點了點頭,『雖然還有個笨蛋弟弟。』

『……』George頭一次平靜下來,深沉地思考到底該怎麼反擊這兩人。

可惜一直到他們拖著行李箱登機,這所謂的辦法都沒有想出來,甚至被忘得一乾二淨。




第一張照片是葉修和雨生兩人自拍,背景還有個正在裝行李箱的George。

第二張照片是三張機票,標明了從美國洛杉磯飛往B市,到達時間剛好是興欣對微草的客場比賽前一日。

文字信息則清楚地寫道,他們會下榻同一間旅館,到時候在約出來大家吃個飯認識一下等話。

『貌似競技總局是要讓哥當回東道主啊,這兩隻先跟著我過來,隔幾天其他的領隊也會一起到B市,還要舉辦研討大會來著,真想折騰死哥。』

『沐橙啊,幫哥帶君莫笑來吧!好久沒碰,手都快生疏了,順便幫你們搶幾隻Boss唄!』


「主席,葉修有說他和美國、日本領隊什麼時後抵達嗎?」

馮憲君拿起電話,有點沉痛的撥了興欣的號碼。

「我問蘇沐橙。」



-End-



呃等我睡醒再補完..............

靈感永遠在深夜造訪,著實蛋疼(ry


8/20補完

好想睡.....................................................

寫輪迴那段好餓.......................................

葉修為什麼在美國?就跟他們為什麼接下來要去中國的理由一樣。

總之先把美國的競技總局地點放在洛杉磯。為什麼不放紐約?因為我喜歡洛杉磯←


评论
热度 ( 65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