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全職】葉領隊,你什麼時候回來?(all葉/橙葉親情向

*灣家語法,繁體出沒

*有自創角

*私設葉神至少會講英語、日語兩種語言

*是的,我就是在蘇葉神,別攔我

*可能有OOC

*tag了這麼多人,但是文裡頭葉修除了自創角以外一個也沒相處到,這tag我承認我打得很心虛(還敢講

*唯一的註解簡直沒啥用處←

*歡迎捉蟲,打文的習慣是不帶眼鏡,蟲大概很多

*可能會有續篇

*看我真誠的雙眼,相信我標題是打完全文後才下的嗎?





 

  手機沒電了。

  葉修茫然的看著時鐘顯示的上午十一點鐘,再看看床鋪上灑落的蘇黎世溫暖的陽光,抹了抹臉,還是伸手將手機與充電線從床頭櫃上撈過來,插上、開機。

  世界杯賽季已經落幕,現在是中國職業賽季夏休期的最後一點時間,為了準備即將開打的第十一賽季,代表隊的選手們早已抱著冠軍獎盃和人手一個的獎牌凱旋,只有葉修一個人留了下來。

  為了今後更好的榮耀世界盃賽季交流,馮主席在賽季期間特地遠赴重洋,為中國隊選手加油打氣一番後,也和身為領隊的葉修私下會面了一次。

  『我想你應該知道,這之後榮耀世界盃會受到多少關注,和其他國家代表隊的交流也是絕對不可少的。』穿著有點度假風的暖色系襯衫,馮憲君板著臉孔和葉修說道,『而既然是要代表我國和其他國家代表交流,榮耀方面的技術、經驗、戰績和熱情都是不可缺少的。』

  葉修懶洋洋的靠著飯店提供的躺椅,蘇黎世的氣候非常對他胃口,每天都是吃飯睡覺打榮耀的好天氣。

  『老馮,有話直說唄,繞這麼大一圈幹啥呢?』抖了抖菸,葉修瞇著眼睛看向在不遠處的游泳池畔玩水槍大戰的一幫中國隊選手,『知道你想表達的意思,我當總可以了吧?反正現在也沒有比賽要打了,跟其他國家的選手切磋交流一番,挺新鮮的。』

  『……咳,你明白就好。』原本以為會需要循循善誘、費盡苦心來說服眼前這個前任榮耀第一人,沒想到事情會如此順利,馮主席吞下到了嘴邊的套詞,『現在還是賽季期間,互相交流有可能被質疑是刺探敵情或是打假賽,等賽季結束了,大會打算安排兩周的國家領隊交流,基本還是訂在蘇黎世這裡。這段時間會由你們來針對這第一屆世界盃的各種規則、設施、賽程安排等細節進行討論,開會時間以外可以盡情使用飯店提供的電腦設備進行交流,你們的花費會由大會全額買單,無論是食衣住行都不需要擔心。』

  吸了口菸,葉修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

  『你沒有其他要問的嗎?』馮主席說。

  葉修想了想,他對於自己的吃住穿著什麼都基本不太要求,反正能吃飽睡好就行,最重要的就是有電腦網路可以打榮耀,還有其他沒見過的打法可以切磋著玩,這已經是很棒的行程了,他還真沒想的出來能有什麼特別的需求。

  ──不,有一個。

  『可以幫我寄個幾條本國的菸嗎?外國菸不太習慣。』

  馮主席嘴角一抽。

  三天後,前來視察的馮主席前腳剛踏回祖國的土地,一大箱黃鶴樓就在蘇沐橙等人刀鋒般的眼光下由葉修喜孜孜的在飯店大廳簽收。

  同樣普大喜奔的還有楚雲秀,為了適應國外的時差、氣候和飲食,她幾乎跟葉修一樣每個小時都得來上那麼一根菸,大約一周前就快要彈藥見底,愁苦的要命。

 

  總而言之,在中國隊風風光光的抱著獎杯回國後,葉修一個人留下來,在異國繼續為了榮耀而忙碌。

  幸好今天早上和法國隊、瑞士隊的邀約因為昨天法國隊與德國隊在晚餐時互相比酒量醉倒而取消,不然就糗大了。

  扒拉了下睡亂的頭髮,葉修扯著睡到衣襟敞開的睡袍走進浴室,慢吞吞的洗漱了十多分鐘,精神略差的葉領隊扣著白襯衫胸前的扣子走出來。

 

  「So, as we concerned, we suggest that the competition should have more specific rules about competitors qualification……」英國領隊發表著他們的意見,前方的大會書記振筆疾書的寫著會議資料,葉修在台下盯著手裡的資料發呆。

  睡過頭後吃飽才來參加下午的會議,葉修就算覺得無聊也睡不著,誰讓他剛剛還喝了一大杯咖啡醒神的?

  發呆了一陣子,左邊肩膀突然被人輕輕的點了兩下,一張紙條從左手邊日本代表那裡傳過來,葉修困惑的接下後打開。

  (以下『』內字皆代表外語翻譯後,基本上大家都是用英文)

  『今天的會議看來是Dane的主場,他的話可煩人了,怎麼樣?要不要等下中場休息去打一盤來放鬆一下? by George』

  往左手邊看過去,美國隊領隊George笑瞇瞇的朝他揮了下手,隔在中間的日本隊領隊雨生推下眼鏡,偷偷比了個自己也會去的手勢。

  葉修想了想,朝雨生比了一個OK,然後拿起筆開始在那張紙條上亂畫。

 

  『唉,Dane那口英國腔真讓我受不了!』中場休息時間George立刻跑到葉修旁邊拉著他和雨生往外跑,一到走廊上就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大口氣,『我是說,你們能了解嗎?每次聽他說話我就忍不住想到他們隊裡那個ID叫Shakespeare的牧師,跟他聊天三句不離文學作品,真是太不可置信了!』

  雨生拉平了剛剛被扯亂的袖子,相貌清秀的他配了一副無框的眼鏡,從第一次見面開始葉修沒看過這人穿西裝以外的衣服,讓他一度以為雨生是日本代表隊的翻譯還是公關之類的人。

  而且相處久了,葉修總無法克制自己在作息規律、彬彬有禮、戴眼鏡又有書卷氣的雨生身上有某種難以忽視的既視感……

  『暢談文學很不錯,但是那的確有點令人頭疼。』雨生說,『對了,葉先生,你還好吧?早餐沒看見你出現。』

  『我沒事,手機忘記充電了,睡過頭。』聳了聳肩,葉修誠實以告。

  『哈哈哈!修你睡過頭?看來你們那兒的體能管理有待加強啊!』George驕傲的拍了拍胸部,那響亮的聲音和他將近兩米的身高不言而喻。

  『Wilson先生以前可是從軍過的,這個沒有辦法相比喔。』雨生毫不留情的反駁。

  『Snow!』看著雨生,George湖水綠色的眼睛滿是被反駁的震驚。

  『既然從軍過,當然不能算!』葉修贊同的點頭。

  『沒錯。而且Wilson先生,我說過很多次了,我的名字是雪彥,好歹用日文叫我的名字吧?』

  『我念了你又會糾正我的口音。』George滿臉嫌棄的揮了揮手。

  雨生搖了搖頭,趁George往訓練室衝進去的時候轉頭,偷偷地用唇語對葉修講了一句話。

  【子供みたいな、あいつ。】*

  葉修毫不客氣的偷笑了兩聲。

 

  『如何?這次你要用什麼職業?』將脫下的外套隨手扔在椅背上,George已經迫不及待的按開了三台機子,『還是用驅魔師嗎?』

  『葉先生每次用的職業都不一樣,這次想必還是會更換職業吧。』雨生平淡的坐上其中一台電腦前面,『驅魔師、流氓、神槍手、魔道學者、刺客、魔劍士,六大系別的角色已經使用過一輪,不曉得這次想用什麼職業呢?』

  緩慢渡步到訓練室控管帳號卡的地方,葉修先是抽了一張拳法家跟一張神槍手的卡,便瞇著眼睛在二十四個格子之間來回掃視,表情有些猶豫。

  『葉先生?』正當葉修準備用數數來隨便決定今天的職業時,門口處響起了叫喚的聲音,『Wilson跟雨生也在嗎?』

  英國國家領隊Dane走進訓練室,看起來似乎也是來放鬆的,至少葉修可以從他從不離手的平板電腦不在他手上看的出來。

  『正打算休閒一下。』晃了晃手裡替邀約的兩人拿好的帳號卡,『Jones也來?』

  挑了挑眉,Dane抬頭朝正看著這邊的兩人四目交接了一眼。

  『我的榮幸。』

 

  結果到了最後,Dane還拉了剛好經過訓練室的兩個人加入這場切磋,提出一場三對三的團體戰。

  『我用騎士。』抽出一張帳號卡,Dane轉身說道,『Ruiz跟Hoffmann應該是用守護天使和魔劍士吧?』

  被臨時拉入這場切磋的兩人──西班牙代表與德國代表,一位皮膚是古銅色的高大青年和身材相當高挑的冷豔女性──沒有什麼異議的點頭,各自抽走對應職業的帳號卡就往電腦去了。

  有點苦惱的看了看門口,同樣是為了中場休息而出來散步的各國代表似乎注意到訓練室似乎有什麼好戲即將開始,聚集起來的人潮漸漸湧入訓練室的兩個角落。

  『似乎會有一些吵鬧。』Dane看了一下各自聚集在兩邊的人潮,有些無奈的微笑了一下,『還是希望可以見識到各位的打法,讓我們玩的愉快吧。』

  葉修回應一個微笑,右手屈起晃了晃他剛剛才選定的帳號卡。

 

  各自登入遊戲、進入競技場,首先面對的就是地圖選定問題。

  『猜拳還是擲硬幣?』德國代表Hoffmann毫不猶豫的掏出一只硬幣詢問。

  『擲硬幣吧,我們選Head。』雨生舒展著手指說道。

  Hoffmann擲起硬幣後將之拍在手背上,掀開後一看,是Tail。

  三人互相交換了一下意見,很快的選定了一張地圖,雙方的角色都進入了讀取地圖的階段。

  正在邊出神邊做細部手操的葉修無意掃了下圍觀群眾,幾乎有一半的國家代表都跑來觀戰了,連隨隊的翻譯、採訪記者和書記都混在裡面。

  眼神格外深沉的注視幾個特定人士之後,葉修勾起一抹微笑。

  『看來葉先生心情挺不錯的。』Dane正好坐在葉修的對面,看見對方的笑容,將之誤以為是問好的表現,他禮貌性的也回以一個微笑。

  『呵呵,或許吧。』看著自己的角色揮舞著戰矛在一片湛藍色的地圖中閃耀,葉修的眼底也亮起了光芒。

 

  日後,榮耀世界杯邀請賽的官方發行了一份月刊雜誌,裡頭詳細的刊載了賽季期間各國選手的資料、訪談、賽事講評、戰術分析等等各種內容,豐富的兩百多頁讓這本雜誌看起來更像一本教科書。並且,作為有參與這場盛事的第一屆參賽隊伍,這本名為『Global Glory』的雜誌總共以十六種語言出版,發行國家更是其三倍不止。

  在上面,有一個專欄是專門報導各國領隊於賽後的研討會內容,還有些關於領隊之間的採訪趣事。

  其中有一位瑞士籍的記者在專欄中寫道:

  『研討會期間,各國領隊也致力於增進彼此的感情,從這裡就能看出電子遊戲確實無遠弗屆,無論是距離多遠的國家,在榮耀的魅力之下,都會被縮減到零。

  值得一提的是此屆冠軍中國隊領隊、葉修,葉領隊在賽季期間展現的高超戰術分配能力相當吸睛,不止我國,和葉領隊感情較好的美國、日本領隊都對葉領隊有極高的評價。

  日本的雨生領隊表示,葉領隊對榮耀的態度令人尊敬,無論是哪一個職業都有相當精深的研究。在各國領隊私下的切磋之中,葉領隊幾乎從來不使用同個職業第二次,每一次的切磋都能夠從葉領隊身上學到非常多,受益匪淺。

  來自美國的Wilson領隊對雨生領隊的回應內容則表示附議。在美國代表隊中較為缺乏戰術型的人才,相對的,中國職業聯盟方面似乎有人稱「四大戰術師」的存在,其中就包括了現已從中退役的葉領隊。Wilson領隊認為,能夠領導隊伍中其他三位戰術師的葉領隊,可以說是中國代表隊中最強的選手,若是葉領隊能夠正式上場,那將會成為無法想像的苦戰。

  記者在研討會期間也有幸目睹過一次葉領隊的操作,葉、Wilson、雨生領隊組隊,對抗Jones、Hoffmann、Ruiz三位分別屬於英國、西班牙與德國的領隊。使用戰鬥法師的葉領隊表示,這個職業是他退役以前曾經長期使用的職業,所以才會贏的比較快速。然而事實是,在葉領隊的戰術引導下,對方幾乎沒有任何機會能夠發起團體攻擊,雨生領隊也抓住機會待在地圖有水的區域內不斷趁機發動奇襲,再加上Wilson領隊的窮追猛打,最後導致了彷彿一波流般的局面,輸贏瞬間分曉。

  不過,研討會期間各領隊的切磋畢竟是以學習、交流為目的,敗方的Jones領隊表現了良好的風度向葉領隊復盤討教,葉領隊也毫不吝嗇於分享他的操作技巧,也歡迎當時在場的各國領隊在研討會結束後到中國參觀訪問,差點連正式的會議時間都錯過。』

  報導的最後還放上幾張照片,大都是各國領隊在電腦前交頭接耳討論著什麼的紀錄照,其中最明顯的就是葉修,無論哪一張照片他都被圍在一堆人中間,不是拿著文件交談、就是指著屏幕上的畫面認真的討論些什麼。

  最大的一張照片則是合照,十六位國家代表隊領隊齊聚一堂,手裡各自拿著他們印有榮耀世界杯邀請賽符號的識別證,或嚴肅或輕鬆地看向鏡頭。葉修則待在最中間,和美國、日本領隊勾肩搭背,識別證還是日本領隊替他拿高給鏡頭照到的。

 

  葉秋放下手裡的雜誌,拿起電話,讓秘書送一壺黑咖啡進來。

  「上面有說到什麼葉前輩的事嗎?」原本正和葉秋討論幾份合約的樓冠寧抬起頭,他手裡厚厚的雜誌看起來快被撕了。

  「樓先生。」深呼吸一口氣,葉秋很嚴肅的開口,「如果我讓你幫忙阻擋外國榮耀玩家入境,你幫不幫?」

  ──樓冠寧頓時覺得,他應該讓秘書送來的不是咖啡,是鎮定劑。

  這麼想著的樓冠寧接過葉秋扔來的雜誌,沉默的讀完之後……

  「阻擋入境我想是有些困難,但是我可以限制他們的去處。」掏出手機,他冷靜的點選了幾個聯絡人,「讓他們沒有飯店可住、沒有交通工具可以使用,這些事情我們義斬團隊的人聯合起來就可以辦到,不知道葉先生意下如何?」

  「既然如此,如果跟競技總局──……」

  「這個想法有些過度偏激,會被懷疑動機,稍微委婉一點的話,像這樣──……」

 

  同理,那篇專欄報導在各大戰隊中也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藍雨戰隊

 

  「隊長隊長隊長你看這都是什麼東西!葉修這傢伙穿西裝打領帶起來還真有幾分人樣啊!可是這到底搞什麼啊都不裡我們的訊息成天跟這些老外勾搭啊!隊長你說這應不應該啊!」

  「我想,葉修前輩只是在和外國領隊們實行良好的交流,少天你不需要這麼激動的。」

  「可是隊長我傳的簡訊微信QQ微博他一個都不看啊!這是差別待遇差別待遇!」

  「的確是沒有看,我想前輩應該是真的很忙吧。少天,就先別在意了,前輩就快要回來了。」

  當天的藍雨戰隊發現他們的隊長訓練紀錄特別兇殘,盧瀚文吃晚餐的時候都不太敢過去喻文州黃少天那一桌坐。

 

輪迴戰隊

 

  周澤楷很鬱悶。

  周澤楷在電腦前很鬱悶。

  周澤楷於訓練室坐在電腦前很鬱悶。

  「喂,隊長到底怎麼啦?」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副隊剛剛去問,也說他聽不懂隊長想表達什麼意思啊!」

  「孫翔,你知道隊長到底怎麼了嗎?」

  冷哼一聲,孫翔一甩滑鼠,連續轟出數個大招將眼前的目標擊殺乾淨。

  「孫翔看起來也不太對勁,難道是隊長早上吃到孫翔的口水了?」

  「杜明我聽見了!」遠遠的孫翔同學摘下耳機怒吼。

  訓練室一邊的公用桌,Global Glory雜誌孤伶伶的刷不到存在感,空虛寂寞,覺得有些冷。

 

微草戰隊

 

  「訓練時間,不要看閒書。」

  「隊、隊長!」高英杰驚嚇的將雜誌拍上,王杰希面無表情的臉孔在那後面,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把書收起來,先去訓練。」對於高英杰,王杰希淡淡的吩咐了一下就回到座位上繼續自己未完成的作業。

  聽話的高英杰坐回位置上,打開訓練軟體開始今日的課程。

  過了一會兒。

  劉小別稍微拿開了全罩式的耳機,他覺得自己可能是聽錯了,但是順勢抬頭的他發現對面的許斌和稍遠的高英杰都面色古怪,他往右邊撇了一眼,確信這不是自己的幻聽。

  隊長席那兒傳來的鍵盤滑鼠聲似乎比平時還要激烈……

  一段時間後,訓練的項目進行到自由練習階段。

  王杰希拿開耳機,仍然是那個平淡的表情看向了劉小別。

  「小別,跟我對練一下吧。」

  「好的。」心裡雖然有些疑問,劉小別還是點開了對戰的介面,稍微活動兩下因為訓練項目而有些疲勞的手指,便投入與隊長的戰鬥之中。

  不出三分鐘。

  劉小別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實際體驗一把自家隊長魔術師的稱號讓他覺得不是很好,尤其隊長似乎有錄像,這就代表──

  「小別,你這邊的攻擊時機不對。」王杰希按下播放鍵,指著飛刀劍打落的一技攻擊,「還有你的劍影步數量可以再多一、兩個,對手是我,你不應該手下留情,另外就是這裡……」

  約略半個小時的復盤結束後,劉小別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說是要去倒水。

  高英杰與許斌滿臉不忍的看著他離去,結果就是聽見後面傳來輕飄飄的叫喚聲。

  「許斌,該你了,來對戰吧。」

  當晚的喬一帆看著手機猶豫不已,總是準時和他視訊聊天的高英杰今天遲遲沒有上線,不曉得是怎麼了?

 

霸圖戰隊

 

  宋英杰覺得今天的訓練室似乎不太適合他踏進去。

  先不提韓文清那讓人想交錢包的臉今天幾乎是讓人想跪著交存摺跟印章,總是嚴謹的張新杰陰沉著一張臉,電腦屏幕看起來竟然是在跟人QQ,連張佳樂都時不時碎碎念著拿過手機狂按。

  總而言之,就是沒有一個前輩是好的。

  『問到葉修回來的時間了沒?』──這是韓文清,正在進行訓練項目的他抓了空檔,在QQ上問道。

  『剛剛傳了三個通知給蘇妹子,完全不理人!』──這是張佳樂,一邊訓練一邊用手機上QQ,換做平時早就被自家隊長與副隊長扔出去了。

  『和王隊確認過,微草也沒有收到任何訊息,這樣就只剩興欣套不出話。』──張新杰很認真的開了五、六個QQ視窗,在各個關心葉修歸國時間的人口中試圖套出葉修真正抵達的時間。

  『繼續套。』黑著一張臉,韓文清轉頭,瞪了一下旁邊的某本雜誌。

  然後又切回訓練軟體,用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氣勢將項目一個個完成,那上面的大漠孤煙讓坐在韓文清後面的白言飛都覺得特別無辜。

 

興欣戰隊

 

  微笑著登出了QQ,蘇沐橙操作沐雨橙風進行幾個漂亮的跳躍。

  「大家聽我這邊說一下。」輕輕的拍了拍手,將已經完成項目的訓練軟體放在一旁,「從今天開始,麻煩大家配合一下,手機暫時別亂接,QQ也別登了,會影響到我們的日常訓練。」

  聞言,喬一帆乖巧的向高英杰道別,關閉了QQ。方銳偷偷摸摸的爭取和林敬言多聊兩句,被旁邊的包子抓包,只好在蘇沐橙美麗的微笑之下關閉軟體。

  其他人平時比較不會在訓練時間上QQ,此時都選擇了登出,然後回頭繼續訓練。

  滿意的看著訓練室內一派和諧的景象,蘇沐橙拿起手機,快速的發了封簡訊出去。

  做完另一套訓練後,蘇沐橙才又翻開手機檢查簡訊。一封新的訊息躺在那裏被她點開,裡面就一張相片,還有一句短短的話。

  看完簡訊的興欣隊長心情很好,哼著歌繼續訓練去了。

 

  相片中是兩張機票,一張標示著從蘇黎世飛往B市,另一張則是從B市飛往H市,抵達日期就在明天下午。

  【哥的機票,到了之後借躲幾天吧,隊長大大(菸】

 

  到了最後,各戰隊的人還是沒有一個人知道葉修到底是什麼時候回國的。他們是在某天葉修操控君莫笑滿世界的搶野圖Boss時才發現這人早就回到國內,而且貌似還過上了茶來張口、飯來伸手、要打榮耀我才下床走的生活。

  陳果曾經旁敲側擊的問蘇沐橙,為什麼不告訴其他人葉修回來了?

  「因為他們每個都不想讓葉修哥好好休息嘛!」說這回應時蘇沐橙操控著沐雨橙風,在一片絢爛的火光中用反坦克彈轟開想要突襲君莫笑的幾道身影,臉上燦爛的笑容好不歡樂,「葉修哥有跟我說喔,他說他都不太回簡訊的原因是因為其他人太吵了,每次開手機都會被各種管道的訊息轟炸,還有人仗著是土豪就猛打越洋電話呢!唉唷,這不是國家隊隊長嗎?」

  陳果無語的看著被蘇沐橙發現的喻文州不出幾秒就被興欣的人包圍狂毆,被隔離開來的劍聖為了趕回來救援,反而被迎風佈陣拖進死亡之門一通狂刷,血線掉的比索克薩爾還快。

  「反正葉修哥有說,馮主席似乎會安排他帶領外國訪問團去各大戰隊交流,到時候再相處也不遲囉!」回過頭給陳果一個俏皮的微笑,蘇沐橙持續著引導興欣搶劫各大野圖Boss的行徑,那風騷的勁頭,簡直和當年尚未殺回職業圈的葉修如出一轍。



  於是今天,在某一條爭奪葉修的道路上,蘇沐橙仍然走的比誰都遠而穩。

 

 

-End- 


*【那傢伙簡直像個小孩子一樣】

蘇妹子不爽講的理由是因為葉修晚上都忙著回眾人傳的各種簡訊微信QQ微博,傳到後來乾脆一個都不理了,包括自己。

於是蘇妹子不爽了。

讓蘇妹子不爽的後果就是:葉修只能是興欣的,誰也別想碰。

蘇妹子霸氣威武!蘇妹子狂叼跩!蘇妹子我要給你唱征服!

好我要回去碼文了……

剛剛貌似地震搖了一下我以為是我的三觀在搖晃……

评论 ( 21 )
热度 ( 230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