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刀劍亂舞]520

純粹放閃。




  龍紋。
  山姥切的視線範圍內是黑色的龍與小麥色的肌膚,咬在肩胛骨上的痕跡張牙舞爪的昭示了不可質疑的霸氣與威嚴,順著手臂盤旋而下,在龍尾後面的是龍的主人溫暖的手掌。
  他輕輕地伸手摸上眼前的龍,沿著刺青的痕跡、以不打擾到對方的力道描繪著強而有力的龍爪,一下,又一下。
  破曉的光線滿溢在室內,並不完全遮光的窗簾起不到作用,連外頭鳥兒飛翔時劃過的影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的龍也看得越來越清楚,山姥切眨了眨被光線刺激到的眼睛,翡翠一般蒼綠的眼眸泛起水光,在本來就有些紅腫的眼周蓄積起水氣。
  龍忽然就在這時候動了。
  「……你要摸到什麼時候。」大俱利低沉沙啞的聲音傳進還眨著眼睛的山姥切耳中,他微微頓了一下才移開仍然放在對方背上的手指。
  側身睡在身前的人緩慢地翻過了身體,微瞇著的金色眼瞳中是惺忪的睡意。大俱利伽羅打著呵欠碰上山姥切的微冰的臉頰,原本還有些迷糊的眼睛瞬間銳利了起來。
  「你的體溫怎麼那麼低?」
  「早晨本來就會比較低一點。」蹭了蹭臉頰邊的溫度,山姥切不自覺地閉上眼睛抓住大俱利的手汲取著對方的熱源,「……好舒服。」
  被抓著手的大俱利看了一眼山姥切磨蹭的動作,金色的眼睛眨了幾下,默許戀刀撒嬌的行為。
  飛鳥掠過他們的房間,剪影與鳥鳴之後是遠處的嘻鬧聲。
  「該起床了。」大俱利摩娑著山姥切柔軟的臉頰,「近侍大人可不能賴床。」
  「唔、……」在褐色的手抽離時不情願地皺起眉頭,山姥切蜷曲起身體,金黃色的腦袋靠到大俱利的胸前,「再五分鐘。」
  在本丸其他夥伴面前極少展現的任性姿態實在不好照顧,但是大俱利只是輕輕嘆出一口氣,將棉被重新蓋回兩人身上,算是答應了戀刀的要求,畢竟……
  「昨天晚上,抱歉。」埋在戀刀懷裡睡意朦朧的山姥切聽見對方低沉的自言自語,「明明切國已經說很累了,我卻因為切國實在太漂亮而繼續下去,到最後甚至把切國──」
  「住、住手!不要再講了!」驚慌地掀開棉被堵住大俱利的嘴巴,整張臉都紅透的山姥切羞恥的連頭髮都炸毛。
  戀刀的眉眼看起來實在太意有所指,山姥切只摀住對方幾秒就恨恨地放開。
  「甘願起床了?」伊達的龍王勾起嘴角,「要再五分鐘嗎?」
  「不需要了!」惱怒的將枕頭丟到戀刀頭上。



  「今天輪到你當第一部隊隊長吧?」山姥切吸了幾下鼻子,離開床舖開始整理自己的衣著,「你記得去跟長谷部交接隊長事務,他上週出陣時有回報檢非違使的出現情報。」
  「知道了。」背過山姥切脫去就寢用的睡衣俐落地更換成內番服裝,大俱利從桌上拿起一個長匣並且打開,「戴嗎?」
  聽見詢問的山姥切轉頭看了長匣一眼,臉再度緩緩地紅了起來。
  「……我戴,你的就放著吧,出陣會礙事的。」
  「嗯。」



  「山姥切先生、大俱利先生!」抱著洗衣籃的秋田和滿臉睏意經過的南泉正好看見拉開房門走出房間的兩把刀,「早上好!請盡快到食堂用餐吧!今天的早餐是烤飯糰,太晚去的話有些口味會被搶光的!」
  「沒有烤魚口味的……」看起來還沒清醒的南泉一臉失落的抱著一團亂糟糟的床單嘟嚷。
  「你已經用完早餐了,竟然還能這麼想睡嗎?」無奈地看著南泉打起呵欠的模樣,山姥切搖了搖頭,「謝謝你,秋田。我們馬上就過去,小心別讓這傢伙睡倒在走廊上了。」對秋田柔和的點頭微笑,山姥切轉頭拉著慢吞吞關上門的大俱利往食堂的方向快步離開。
  那瞬間,一道銀色的光芒在山姥切的手上閃爍了一下。
  「咦?欸,他手上……啊,走掉了。」困惑的揉著眼睛想再看一次,但是那兩把刀早就走遠了,南泉只能放下尷尬的手。
  「南泉先生想問什麼嗎?」旁邊的秋田歪著頭問道。
  「不,就是覺得他手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剛才舉起來的時候才看見的……之前一起出陣時都沒看見,會是什麼啊?」冒出來的疑問把剛剛想睡的感覺都吹跑了,南泉抱著床單和小短刀重新往洗衣場邁步,「說起來,那兩把刀住同一個房間嗎?可是那把龍的刀不是跟誰都很冷淡嗎?難不成因為太孤僻了?」
  「不是這樣的,是因為他們兩位是戀人喔!」秋田燦爛的笑著說道,南泉手上的床單則啪的一聲掉在地上,「南泉先生剛剛看見的大概是山姥切先生的戒指吧?需要戰鬥或是活動的時候他們都不會戴戒指,所以南泉先生先前才沒有看見過的吧……修行歸來後的大俱利先生頻繁出陣,在本丸內幾乎不會戴上,平常就只有山姥切先生會戴著了。」
  加入本丸才要滿十日的南泉張大著嘴,好一陣子都無法從震驚中回過神。
  「那是他們互許終身、愛的證明喔!」








大家520快樂(滑壘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