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海

作品:特殊傳說、盜墓筆記、全職高手、刀劍亂舞
CP:主食冰漾、瓶邪、韓葉、俱姥/俱利山
副食all主角,最蘇最廚最想舔的也是主角,唉(。

【FF7】I'm afraid not. -SC短打

*前陣子放長假+身體破病閒散了好一段時間

*為什麼我寫一寫總是會騎上腳踏車(深深思考

*繁體字和灣家語法到處跑






Rufus固定會在每個月的第一個週一早上八點打電話過來。

作為星球的英雄、曾經自稱的Soldier 1st、全世界唯一擁有Jenova細胞的人……理由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總之Rufus建立了新神羅之後十分積極的邀請Cloud成為他們全新的面孔、形象代言人──就像過去Sephiroth之於神羅的那樣。

這份積極使Cloud困擾,最初的時候每天都能接到至少一通電話(號碼總是沒有重複,他的客戶偶爾也有緊急聯絡的需要,沒辦法完全不接),信箱裡有書信和新神羅在復甦星球生態的正面事業進度報告和數據資料,如果踏入米德加邊緣立刻就會被追蹤,更不用說仿佛永遠在第七天堂喝小酒的Reno跟Rude。

對於這類麻煩天生就不擅長的Cloud甚至有一段時間拒絕回到住處,吃住完全在野外露營解決,只有在PHS快沒電的時候到偏僻鄉下的旅館住宿一晚,第二天退完房間就立刻飛奔到地圖的另一邊或是躲進深山,逃離任何可能追來的眼線。

後來這些麻煩突然之間就不見了。

而Cloud有了全新的麻煩。

 

早上八點鐘,電話鈴聲精準的響起。

不需要確定液晶螢幕上顯示的名字都能知道那是Rufus。

好吧,不一定會是Rufus。有時候是Reno,也有時候是Tseng。他們似乎覺得輪流換人跟Cloud說話能增加成功機率。但是名字前面的NSR──New Shin-Ra──無論如何都是不會變的。

如果在以前,電話鈴聲在沒人接聽的情況下會規律的響上整整兩分鐘,然後在第一百二十秒準時的切斷。準到Cloud一度懷疑他們是盯著碼表在打電話。

然而今天不同,電話鈴響到第三次,房間內的手持式子機被脫去了皮革手套的蒼白大手慵懶的握住、按下接聽鍵。

『看來今天會有好事發生,你竟然接電話了。』Rufus略帶驚訝的聲音從子機裡傳出,背景還隱約有Reno嚷嚷著打賭輸了的哀號與Elena的訓斥,『最近如何呢,Cloud?』

「……呵。」

電話對面的聲音戛然而止。

陽光溫暖的灑落在房間裡,光線止步於床鋪前一尺的距離,不過已經足夠Sephiroth看清楚整個房間的模樣。

『……早上好,Sephiroth。』

「新神羅的荒原地區植樹計畫進行的不錯,不過想讓Cloud去訪問協助植樹的員工就不必了,他的言語不適合使用在關懷方面。」

『……』Rufus不知道該先問哪個問題,你怎麼如此篤定Cloud無法關懷他人?還有你為什麼把我們寄給Cloud的信給看了?Cloud知道你擅自看了他的信嗎?還是根本就是Cloud扔在垃圾桶裡你撿回來讀──不,最後這個有點具象化,Rufus連忙抹了一把臉,『我會請那方面的部門打消這個提案的。』

「你該讓所有的部門都打消這方面的提案。Cloud無法適任代言人的位置,除非你安排他一切的代言活動都不需要開口,只與戰鬥相關。」

『這大概是不可能的。好吧,我會減少這方面的邀請,但是Sephiroth,你很清楚他的存在本身就對星球上的人民意義重大,人們需要一個看的見的英雄。』

「他們可以和Strive Delivery合作,只要下訂單就能在家門口迎接這位英雄。」

談話簡直不在同一顆星球頻率上。

Rufus嘆了口氣,旁邊的Elena替他重新倒了一杯黑咖啡,『你能給我和Cloud一點空間嗎?』

「I’m afraid not.」前任英雄低下頭,金色的頭髮在指尖柔軟的觸感使他心情很好,好的他甚至不覺得這通電話打擾了他,「他的嘴沒有和你說話的空間。」

『……咳嗯,我明白了。』電話那頭的年輕社長在一秒之內百感交集後感到脖子一涼,他並沒有興趣打探他們的感情狀態,只是這種時不時得到的刺激情報真是──太刺激了。『老樣子,三天後我會送必需品過去,附帶一點禮物。』

「哦?」

『Cloud不會喜歡的,事實上我很高興這次是你接了電話,這樣禮物才不會被浪費。』他說的很真誠,真的,『時間差不多了,下個月的定期連絡希望也是你接聽,我想要一點感想。』

「我會記住的。」

電話乾脆的被掛斷了。

將子機扔回床頭的小桌,Sephiroth慈悲的放開他的右手。

「咳、噁嗚……你、咳嗚、混蛋──」

「噓。」

手指靈活的伸入張闔著的嘴,按住柔軟的舌頭沾染唾液和其他一些東西。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Cloud。」

 



*Rufus電話全程開擴音

*Cloud的住處是新神羅資產,之後補相關劇情

*前幾天無聊刷FF7 wiki角色列表才發現S是左撇子

不過跟這邊的劇情沒有太大關聯就是了(。



评论 ( 27 )
热度 ( 61 )

© 昨夜雨疏風驟 | Powered by LOFTER